美文刊原创文学

唯美诗歌_美文侃,美文刊,美文网,九九美文,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散文,诗歌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故事 >

美人骨扇

时间:2020-11-08 08:39来源:未知 作者:秋寒 点击:
一路上风雨飘瑶,沉沉夜雨淋在身上带着丝丝寒意,好不容易趁着夜色还不是太晚的时候赶到了这座唯一可以落脚的破庙。 看样子是有些年头没有人来过了。香台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

  一路上风雨飘瑶,沉沉夜雨淋在身上带着丝丝寒意,好不容易趁着夜色还不是太晚的时候赶到了这座唯一可以落脚的破庙。

  看样子是有些年头没有人来过了。香台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房梁也破旧不堪,更是结织着层层的蛛网。正上方供奉着的不知是什么的佛像。书生将身上的书箱轻轻放下,缓缓走上前,用衣袖轻轻擦拭着。佛像也渐渐显露出它的真容,竟是一只九尾狐狸。

  古有语,狐之尾九,妖身为仙,立金像事之,是为狐仙。书生于是跪之,三拜,随之起身。

  虽说此庙破旧了一点,但好歹也是一个遮风挡雨,可以借宿一晚的好地方。香台上的油灯还残留着一点煤芯,书生便将油灯点燃,借着灯光,将书箱中的书拿了出来开始苦阅。看着看着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灯芯燃尽,一缕烟雾闪过,香台前出现了一位蔓妙的女子。看着倚在柱子边的书生,嘴角不由的浮现出了盈盈笑意:呆子。

  一夜就这样平安的度过。书生茫茫然起身赶路,他必须要赶上今年的会试,要不然就得等到三年之后了。

  十年寒窗苦读,只为一朝为士。大多数读书人都是如此。烟雾中的曼妙女子笑着看着书生远去的背影,随即施施然跟了上去。好久没有人来看她了,也没有人记得她,就更别提有人给她擦拭了。然而现在就有这样的一个人给她遇到,还是个呆子,不由得有点好奇。

  呆子不愧是呆子。看着书生傻傻的样子,女子不由得嗤声笑出了声来。

  谁?听到笑声书生猛然发问。

  呆子。

  书生环顾四周,却未发现任何人。耳旁的声音却依旧若有若无出现,心中不由得胆颤。

  谁?……你到底是谁?

  那声音渐渐清晰起来,却依旧不见人影。清净的如同泉水般好听,那是个女子该有的声音。

  我……呵呵。我……就是我啊!

  啊!男子从梦中惊醒,一缕阳光透过窗边的缝隙映照在男子的身上。男子拿过放在床边的手机,早上六点。起身下床洗漱。梦中的那抹声音到底是谁?已经好几天了,那声音如今成了他的梦魇,久久挥之不去。

  一阵悦耳的音乐响起,男子从洗手间出来,喂,哪位?

  柯子,这都几点了,你怎么才接电话?

  柯鱼渊是男子的名字,就连男子自己也不知道父母要给他取这样一个颇具古风的名字。而柯子正是男子的同事吴达,为人热情,也只有他会这么叫。

  听到吴达那急躁的声音,男子悠悠回到。六点多,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手机是不是坏了,现在都快十点了,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你难道不知道,动作快点,就等你一个了。说完,便挂了电话。男子怔怔的看了眼手上的手机,和床边的闹钟时间一样,都是早上六点多没错,怎么到了吴达哪里就快十点了呢。

  男子想不通,便不再去想,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急忙换上衣服赶了过去,希望别迟到了。

  重要的日子?到底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想到这个男子就不由得头疼,看着不远处久久停留的红灯,便已知道了自己注定迟到的结果以及曼曼的抱怨。

  曼曼名叫罗曼曼,是他在小学就认识的同学,也可算是青梅竹马。曼曼喜欢古风的东西,所以后来就参加了相关的社团,更是自己组织了一个团队,开了个工作室,到目前也算是小有名气。两人当初也是因为男子的名字而结的缘。

  不是说曼曼不好,当所有人都以为两个人会在一起的时候,可两个人偏偏没有一点感觉,要说是男女朋友关系,说起来还是姐弟关系来的要好些。一直来被曼曼压迫的经历不在少数,男子也见怪不怪了。看着变成绿灯之后,便踩足了油门,生怕晚一秒就要多听曼曼一个小时的抱怨。

  等到男子到达的时候早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路上的红灯特别的多,时间也异常的久。果不其然一进门便听到一声怒斥。一身洁白连衣裙的曼曼甜美的脸上此刻却布满了寒霜。

  曼曼,别生气,我错了。下次再也不迟到了。男子只好笑着脸认错到。

  哼,还有下次?曼曼娇斥道。

  没……没有下次了。

  还不去换衣服化妆。等结束了再收拾你。果然,生日中的曼曼是最可怕的。柯鱼渊一得到命令立刻去化妆间换衣服了,那速度活脱脱的似死里逃生一般,热的曼曼在身后又气又笑,拿他没办法。

  柯鱼渊在圈子里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另一个。鱼玄渊,鱼临玄机水,墨渊石中生。这个高冷的名字是曼曼给取的,只要他一有空便会被曼曼拉来一起出演。托曼曼的福,男子的名声比之前大了好几倍,现在还在继续上升。

  因为曼曼的兴趣爱好,她成立了一间工作室,名字叫一醉清风。莫名的有很多人喜欢和关注,有时候甚至还要去全国各地出演。而今天是曼曼工作室成立十年的庆典,特地策划了一个演出,也是回馈喜欢曼曼工作室观众的一个福利。可是他却吃饭了,曼曼这能不生气吗?

  男子换上宽大却意外合身的古装,再画上淡淡的妆容,活脱脱的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虽说不是第一次见到换完衣服后的男子,但是大家还是被惊艳到了。因为实在是太像了,仿佛就是这个角色。

  鱼玄渊不愧是鱼玄渊,一醉清风里的台柱子。美得不像话,怪不得曼曼到现在还不是他的女朋友,试问有这样一个比自己还要漂亮的男朋友,有哪个女孩子受得了。

  一阵紧锣密鼓之后,轮到男子出场了。因为来的晚的原因,所以原本男子书生的角色用另一个人代替,而男子出众的外表,让他出演了一个在戏本中没有的角色,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男子的台词虽然少,出场也不多,但是却盖不住其风华。这出戏讲的是一个进京赶考的落魄书生和一只被人遗忘的狐仙的故事。

  和通常看的电视剧一样,进京赶考的落魄书生在路上碰巧遇上了大雨,看到不远处的破庙,便进入其避雨。看到香台上厚厚的灰尘,心生不忍,用衣袖擦之,却浑然不知这破庙本是供奉着的是一只狐仙。后因狐妖频频出世从而受到牵连。从此无一人信之,供之。今日书生的举动让其好奇,不由得在书生第二日起身上路是跟了上去。

  男子从看到场景的第一眼时就被惊吓住了。这个故事竟然和他昨夜做的那个梦一模一样,脑中不由得响起了那抹声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今日的事情这么的诡异。不知与这个故事有什么联系。男子静下心来,上了场,照着戏本上的台词念了出来。

  人妖不能相恋,更何况你是仙。若是让他知道你的身份,你可知会有什么下场。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没有人信奉的仙还叫仙吗?当她做出决定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却没想到这一天竟会来的如此之快。迟墨。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奈何情字一关过不了!哈哈哈……那和迟墨对峙的女子有些癫狂,最后又非常的无奈,你瞧我,都忘了迟墨可是从未动过情,又怎知情这一字的深奥。

  白岚,我……白岚的话让迟墨无话可说,他不懂情,也从未动过情,所以他理解不了白岚这么做的原因。白岚决定要做的事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就连他亦是。见劝不动白岚,迟墨便离开了,只要她开心,只要她不后悔就好!

  果不其然,书生有了白岚的帮助,顺利的金榜题名,一时间名声大燥,更有不少达官贵人想招之为东床。书生都一一回绝了,不仅如此,而后还与白岚举行了婚礼,一时间人人艳羡。可是好景不长,书生不知从哪得知白岚的身份,带了个黄袍道士,白岚正欲告知,奈何书生不听她解释,听信道士的话认定白岚狐妖的身份,将其赶走,对外称病逝而亡。一年之后便娶了丞相之女,从此青云直上。

  现在,还不肯与我回去吗?迟墨再次出现,看着白岚如痴的神情,便知她深陷其中,再也无药可救。

  被赶走的白岚没有远走,反而默默地关注着书生,却不料等到的却是书生的癫狂。他将其剥皮拆骨,将骨捣碎,用火烧制成了一把扇子的扇骨,她那一身的皮毛被制成了扇面,从头到尾,白岚都没叫过一声,看着被火映照着的书生那张癫狂的脸,她恨,恨书生的忘恩负义,更恨自己当初有眼无珠。没了身体,灵魂又被困在扇子之中,她的不甘和憎恨,让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仙生生成了阴狠的恶灵。只为找到那薄情寡信的负心之人,将其碎尸万段。

  这故事的最后俨然是一个悲剧,狐仙白岚变成骨扇被封印,迟墨不知所踪,而那罪魁祸首的书生则步步高升,直到善终。观看这场戏的观众更有甚者深受感染双目泛红。不得不说也很讽刺,正所谓好人不长命,坏人祸害遗千年,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了。

  故事落幕,观众陆续离场,众人也都松了口气,毕竟圆满结束。大家还要讨论着,柯鱼渊一个人先回化室卸妆了,正在此时,听到了一阵惊呼,他连衣服都还未换下就急忙跑了出去。

  发生什么事了,大家怎么这个表情?

  柯鱼渊问曼曼。曼曼用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不远处,死……死了。

  舞台上直直躺着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状元郎的衣服,脸上一副惊恐的表情。正是代替柯鱼渊演书生角色的那位同学。这人柯鱼渊有过几面之缘,好像叫什么榆越。对,就叫榆越。真名于悦。大家都围着榆越一脸的不相信,有些女孩子则直接吓傻了,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就死了。这是曼曼成立一醉清风这十年来可是从来都没发生过的事情,是意外还是人为的他杀?死了一个会不会死第二个?一时间大家都惶恐起来,往往未知的是最可怕的。

  出现命案,不能一了了之,更何况还是工作室里的成员。曼曼报了警,让大家都留下等警察过来。

  警察来了之后就将榆越带走给法医检查,而其他人都被一一录了口供。柯鱼渊正被其中一个警察录口供,感觉到视线。

  他,交给我。

  是,队长。

  柯鱼渊循声望去,那人和其他人不同,一身墨玄色长衫,领口和袖口都用金线的丝线工整地绣着,不像现代装又不似民国时期的服装,简约大气,穿在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

  柯鱼渊?那男子缓缓唤了一声,磁性又清冷的声音不由的让柯鱼渊一怔。柯鱼渊皱眉,他不知道那男子为何要这样看着他,带着疑问和审视的目光,让他极为不舒服。

  我是柯鱼渊,不知你是?

  墨迟。是这次案件的负责人。

  警官?警官不穿制服穿成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柯鱼渊不喜欢这个叫墨迟的男人,面对他更隐隐有些害怕。

  其他有都都被警官申训着,只有这一处是安静的。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一动不动的盯着柯鱼渊,柯鱼渊被他盯得毛骨悚然,这人不会是变态吧。

  队长。在柯鱼渊受不了这份安静时,有人打破了。

  什么事。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依旧看着柯鱼渊没有收回目光。

  法医那里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死者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中毒迹像,更没有病史。法医得出的结论是突然窒息而死。根据口供,死者名为榆越,真名于悦,是一醉清风工作室的成员,今天是工作室成立的十周年,正在表演一出戏,本来他的角色是并不是这个,而是有一个人迟到了,他才替演的。

  什么戏?

  这是剧本。那名警官立即将手上的本子递了过去。

  好,我知道了。辛苦了,你们先回去吧。

  是。终于墨迟将目光从柯鱼渊的身上移开,翻开剧本,狐仙?你演的是迟墨?

  也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目光又回到了柯鱼渊的身上。是。警官这般盯着我莫不是认为我是杀人凶手。柯鱼渊有些气愤地开口问道。

  我没有这样说。墨迟转身向曼曼走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少了。话音刚落,大家纷纷整理道具,果然有东西少了。

  少……了,少了。

  什么少了。

  那把扇子。

  曼曼惊疑地问道,什么扇子。扇子在这里啊。说着从包里拿出来。是这把吗?可是我记得都没拿出来过?

  不,不是这把,那把是红色的,一看就那人移不开眼睛,不是这把白色的。听到此,柯鱼渊也想起来,两把扇子确实不一样。

  那么那把扇子怎么来的?大家都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就奇怪了,难不成还是凭空出现的。

  好了。就这样,你们先回去吧,有事还会找你们的。墨迟这样说,大家连衣服都不换就离开了,生怕多留一刻死的就是自己。

  既然没事了警官还不走,跟着我做什么?有可能的话柯鱼渊不想再见到这个人。所以他的语气有些不太友善。

  相信吗?

  突然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柯鱼渊一愣神,什……什么?

  话说这剧本是谁的写的,写的还挺像这么一回事的嘛!墨迟依旧清冷的说着。要不是他一直跟着,柯鱼渊才不想理他呢,总不能赶他下车吧。喂,你到底要怎样,不会是想跟我回家吧。

  嗯。

  不是吧。他只是随口一说。最近的事越来越莫名奇妙。他不喜欢陌生人去他房间,更何况是位警官。下车。于是将车一停,急着赶人。

  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听到墨迟的话,柯鱼渊不由的一阵惊愕,车子也打滑了。

  我说警官,你这搭讪的技术也太老套了吧。

  墨迟本不想解释,怕引起恐慌,可是他不擅长说慌,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你有危险,所以我要跟着你。

  噗哧,这下子柯鱼渊忍不住笑了一声,警官,你这是在诅咒我吗?你若是说被我的美色所迷住了我倒还会相信几分,可是说我有危险,就有些过分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警官。一,我不认识你,二,我也不会有危险。所以就不麻烦警官了,还请警官回去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但凡是个识相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了。可是这位墨迟警官脸皮却不是一般的厚,居然无动于衷,更是面无表情得说着。那我就是被你的美色迷住了,跟你回家。

  你……柯鱼渊气的无话可说,我赶不走你我不能躲吗?到时候一进门就把他关在外面,他总不能在门口蹲一辈子吧。心里这般想着稍稍平衡了些,慢慢启动车子向前行驶。

  到家后,柯鱼渊下车锁完车子后立马进门将门锁住,一想到那人在屋外愤恨敲门的样子,他的心情就一阵愉悦。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听见敲门的声音,莫不是走了。

  走了就走了呗,想他做什么。柯鱼渊甩了甩头往浴室走去,忙活了一天有些累了,还是洗洗早些睡吧。

  啪嗒一声,有东西落地的声音。柯鱼渊转身捡起一看,这不是一把扇子吗,怎么在这里,他可记得一清二楚,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拿,怎么就会多出把扇子,莫不是丢失的那一把?柯鱼渊打了个冷颤,算了,明天去趟警局,把扇子给警察吧。想着便将扇子随手放在了洗手台上。

  呼,真是舒服。洗完澡的柯鱼渊满足的呼了口气后就上床睡觉,而放在洗手台上的那把骨扇早已不见。睡梦中的柯鱼渊又来到了那个破庙之中,和上次不同,这一次显得更加阴森。柯鱼渊只看到一个人的身影在火光之中捣鼓着,看不见他的表情。缓缓上前,火光中映出一张狰狞的脸,手上拿着一推白骨正在用石头将其捣碎,身旁还有一些像是狐狸的皮毛。柯鱼渊看着那人的脸惊愕地说不出话来,那人是个男子,样貌还算俊俏,所行之事和今天他们表演的美人骨扇这一出戏非常之像,更重要的是那男子耳后有一胎记,和他的一模一样。

  难不成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还都被他给碰上了。柯鱼渊自嘲一声。

  鱼渊,你破我仙体,毁我肉身,我要你偿命。突然,传来一声阴厉又尖锐的声音猛得朝他扑来。仔细一听和前几次梦中的女子声音一样,只不过多了些怨恨之气。压抑得让他喘不过气来,就好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

  鱼渊,我要你偿命。女子的话依旧不断在耳边响起。

  鱼渊,他是叫鱼渊不错,可是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为什么她要杀他。放……放开我,你……你认错人了。柯鱼渊拼命的挣扎着,试图脱离这股压抑。

  住手吧,白岚。墨迟凭空出现企图阻止。

  迟墨?不,或许我该唤你一声墨迟警官。你明知道他是破我仙体,毁我肉身的书生鱼渊,为何不杀了他,反而要阻止我。上千年了,我被此人毁了肉身魂魄被封印了足足有上千年了,这几千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杀了他,让他也尝尝当日我所受之若。女子伴随着凄厉的声音显身,那是一只全身弥漫着血气的红色狐狸。两人面对面的争执着,床上之人依旧一动不动地深陷梦魇之中。

  白岚,你这又是何苦呢?当日我劝你离开,是你一意孤行,说是无怨无悔。可如今你却残杀无辜之人,甘愿堕仙成魔。

  迟墨,那你是执意要和我为敌了。

  白岚,我不是这个意思。当年的事情,我怎么都觉得有些蹊跷。这几千年来,我也在在寻找你的踪迹,更是在寻求当年的真相。

  有什么蹊跷,当年是我白岚有眼无珠,瞎了眼。他鱼渊就是个负心人。

  就算他鱼渊是个负心人又怎样。白岚,你想想,你是仙,他是人,就算将你错当成了妖,凭他的能力,又怎能破你仙身,毁你肉体,制成骨扇,又将你的魂魄封印其中,这一封印就封了上千年。

  白岚之前被怨恨蒙蔽了眼睛,现在被迟墨一说好像确实有些蹊跷。那你说会是谁?

  能知道这种恶毒的办法,想必对你有着深仇大恨,极有可能魔族之人。

  魔族?我白岚以妖身为仙,虽不说与他魔族有何恩怨纠葛,可毕竟也是同源。他们有何理由害我。

  白岚难道你忘了吗?有一个人确是有可能的。迟墨不急不缓的说道。那人一直心仪于你,奈何你不喜欢他,试想当他得知你喜欢上一介凡人书生,他有没有这个心思。恐怕以他的身份,得不到的就要毁掉。

  你是说魔族少主炎月?

  不错。当年劝你离开不成,感觉到你有危险便急忙赶去,终究还是来晚一步。你早已破了仙身,被制成了骨扇。后来我总觉得蹊跷便暗中调查,虽然那人隐藏的极深,但依旧留下了些蛛丝马迹。

  你可还记得当年书生鱼渊身边的那名黄袍道士?

  可是我没察觉出他有任何魔族中人的气息。

  迟墨继续说道,那黄袍道士名副其实是个凡人,不过却是被人收买了而己。我找到他时已经死无全尸,我用了聚魂秘术将其魂魄聚合,才从他口中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从他描述的形象来看,收买教唆他的人正是魔族少主炎月。而书生鱼渊当时已被控制,从而显得癫狂。

  居然是他。如今他在哪儿,我要去杀了他,已了千年的夙愿。

  他死了。

  怎么死的?堂堂的魔族少主,谁能与他交手而将其灭杀。

  是我杀的。

  迟墨的不以为然让空气一时间陷于诡异的寂静之中。

  哈哈哈,不愧是迟墨,天地中的第一人。最终还是白岚的笑声打破了寂静。

  你既然已入魔,现又出了封印,身上的戾气太盛,恐怕会引得其他仙神前来捉你。你要当心。

  嗯。白岚应了一声,笑着挑了挑眉等着迟墨的下一句。

  还有,放了他吧。迟墨看了眼还在床上苦苦挣扎的柯鱼渊。负你的是千年前的书生鱼渊,不是今世的柯鱼渊。

  被封印了千年,怨恨缠身,如今怨已散恨已消,千年的夙愿已了,我也是时候该离去了。白岚嫣然一笑,一如当初迟墨初见时的那般美好。到最后我还是爱着他。只有爱的深刻,才恨入骨髓,可以的话,照顾好他。

  我会的。

  迟墨,能在千年后再次遇见你,真好。

  白岚,我迟墨能认识你,真好。

  白岚怨恨消散,魂魄离去,扇子也成了一把普通的骨扇。这时,柯鱼渊才幽幽然从梦中惊醒,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那人,吓了一跳,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迟墨难得一笑,尽显邪意,你说呢。

  出……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柯鱼渊慌不则言。

  报警?我不就是警官吗?柯鱼渊想不通,不过只是过了一晚上,怎么这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墨迟,就算你是个警官又怎样?警官就可以私闯民宅吗?

  迟墨,我叫迟墨。这扇子收好,别再丢了。迟墨弯腰捡起地上的骨扇,还有从今天起我就住在这里了,请多多指教啊!

  墨迟,迟墨,你怎么和那神仙的名字一样。柯鱼渊还在皱眉,迟墨已经进了浴室之中。

  喂,你给我说清楚。柯鱼渊慌忙接近骨扇一看,正是梦中梦见的那把,他或许遇到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柯鱼渊,鱼渊,我们之前见过,可是你却不记得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时间让我懂得何为情。迟墨勾唇一笑,身在门外的柯鱼渊却是浑然不知……

(责任编辑:副主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