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刊原创文学

唯美诗歌_美文侃,美文刊,美文网,九九美文,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散文,诗歌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随笔 >

乡土散文:乡野芦苇

时间:2021-01-05 09:59来源:乡土文学 作者:春草葳蕤 点击:
一 芦苇,我见到芦苇时,不是书本,而是,活生生的,就生长在乡野。都说女儿水做的肌骨,而芦苇恰如女儿一般即水灵又有水性更具有水韵,它似女儿一样柔美,如女儿楚楚动人,骨

一    

芦苇,我见到芦苇时,不是书本,而是,活生生的,就生长在乡野。都说女儿水做的肌骨,而芦苇恰如女儿一般即水灵又有水性更具有水韵,它似女儿一样柔美,如女儿楚楚动人,骨子里又有一份刚毅与坚强,总是默默地坚守在水一方。    

小时候的家,住在乡村里,村前村后,最多见的就是芦苇。喜欢芦苇要比喜欢花儿更胜一筹的。春天,每次听到布谷鸟儿一叫,就感觉那美丽的鸟儿是从芦苇里传来的,一定也是生活在芦苇从里吧。想象着它们芦苇丛里的家,是怎样的安暖与恬静呀。 

春天的早晨,起得很早,去往田野里寻找早起劳作的父母亲。阳光照得大地一片亮堂堂的,空气泛着暖洋洋的春气,融融的,暖暖的,手里拿着没来得及吃的半个馒头,跑得鞋子都要掉了。在乡野间撒欢似地跑着跑着,脚下有小花小草扯一下裤腿,拽一把衣襟,却难牵绊住我的,我不会停留半刻,我急着寻找父亲母亲。    

然而,就在我奔跑中,却冷不防,被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河水晃了眼睛,立时,我的眼睛被水中一抹翠绿征服,我停在了那岸边,看清了那最生动的一抹翠绿,不是别个,就是春天的芦苇,正从水中慢慢生发出来,碧绿、生翠,好似小竹子,清雅,婉丽。    

早已看痴了的我,睁大眼睛,屏住呼吸,好怕惊扰到什么。看呢,一只只小野鸭,从那么纤美的芦苇间游出来,水面上升起一层层涟漪,看着一只只小野鸭,好欢快,好自在,一只只追赶着,嬉闹着。它们的妈妈也跟着游了出来,好似嘱咐它们:“孩子们,小心呀,小心呀。”小野鸭根本听不进去妈妈的唠叨,一只只小野鸭,只顾着玩耍嬉戏。那芦苇也活跃起来,一副流动的画一样,随着小野鸭在水面上飘动流转。   

春天的早晨,起得很早,去往田野里寻找早起劳作的父母亲。阳光照得大地一片亮堂堂的,空气泛着暖洋洋的春气,融融的,暖暖的,手里拿着没来得及吃的半个馒头,跑得鞋子都要掉了。在乡野间撒欢似地跑着跑着,脚下有小花小草扯一下裤腿,拽一把衣襟,却难牵绊住我的,我不会停留半刻,我急着寻找父亲母亲。    

然而,就在我奔跑中,却冷不防,被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河水晃了眼睛,立时,我的眼睛被水中一抹翠绿征服,我停在了那岸边,看清了那最生动的一抹翠绿,不是别个,就是春天的芦苇,正从水中慢慢生发出来,碧绿、生翠,好似小竹子,清雅,婉丽。    

早已看痴了的我,睁大眼睛,屏住呼吸,好怕惊扰到什么。看呢,一只只小野鸭,从那么纤美的芦苇间游出来,水面上升起一层层涟漪,看着一只只小野鸭,好欢快,好自在,一只只追赶着,嬉闹着。它们的妈妈也跟着游了出来,好似嘱咐它们:“孩子们,小心呀,小心呀。”小野鸭根本听不进去妈妈的唠叨,一只只小野鸭,只顾着玩耍嬉戏。那芦苇也活跃起来,一副流动的画一样,随着小野鸭在水面上飘动流转。   

母亲告诉我,其实芦苇芽不仅好吃,还治牙疼呐,尤其是芦苇根,那是一味药材,具清热生津、止呕、除烦之功效。常用于热病伤津、烦热口渴、舌燥少津之征,或胃热呕逆、肺热咳嗽、痰稠、口干及外感风热的咳嗽。    

小时候身体弱,不是感冒就是咳嗽,再不就是上火牙疼。母亲就会经常给我挖路为根或煮水或泡着喝,因此,我生活里是芦苇一天天伴着我的,因此,也就对芦苇越加亲近,无论走到哪里,最让我眼前一亮的,那准是芦苇。    

母亲最喜欢的也是芦苇,夏季里母亲会采一把芦苇叶子给我做粽子吃。记得母亲劳累了一天,回家后,借着星光月色,在低矮的屋檐下忙碌着,把泡好的糯米大枣端出来,再芦苇叶子把用水煮过后,用来包着粽子。    

母亲手巧,很平常的东西,在母亲的巧手下,一忙活,好似变戏法,立时成了如此美妙的粽子。我总是舍得不吃,捧在手上,欣赏着,不停地说:“妈妈,好厉害,芦苇叶子成了这美妙的粽子。” 

母亲却微笑着说:“这要感谢芦苇呀,没有芦苇,妈妈再巧也包不出粽子来呀,我们这儿没有老家箬竹叶,却又芦苇,味道一样清香,更加有乡野清水味道嘞。”母亲是告诉我要有感恩心吧?碧绿的芦苇叶子,真的好柔美,纤纤芦苇叶子,像极了女孩儿温柔湿润修长的手臂,在风里绵绵摇曳,曼妙歌舞。    

那些半大的小子们,在夏季里,常常游在芦苇翠绿的叶子底下的水里嬉闹,摸鱼儿,扎猛子。女孩子也总是在芦苇岸边洗衣服,洗头发,结伴游玩。还有母亲们,也喜欢在这生满芦苇的水边淘米择菜洗衣服……    

母亲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咱们靠着这么好的芦苇,不能浪费了这天然的资源。要好好利用它,也要好好呵护好它们。母亲会将春天采回来的芦根晒干,留着冬季里用,无论谁有要用的,就找出来送给人家去用。   

三    

芦苇,在秋天里,更是另一番景色了。如果说春天的芦苇亭亭玉立,那么秋天的芦苇只能是浩浩荡荡了,那般的有气势,又是一种尤其的跋扈。    

此刻,秋风飒飒,枯叶飘飘,寒霜已至。立在水岸边,一眼望去,葱翠的芦苇丛的绿已卸去,已然变成了满目白花花的芦苇荡了,往里深处望去,芦苇荡里面有水汽升腾,像白色的轻纱缠绕在芦苇杆上。最壮观的要数在秋风中摇曳的芦苇花,它们像成千上万只白羽仙鹤停在芦苇杆上,远远望去,群鹤飞舞,蔚为壮观。    

再去看看那些轻柔飘飞的苇絮,像小雪花轻盈剔透,闪闪泛着溢光流彩。又像蒲公英的种子在散播飘荡,真是可爱至极,它们在悠然自得地飘,自由自在地飘游,无拘无束。    

此刻,人们早已将镰刀磨好,准备去收割芦苇了。我至今记得,秋天是父亲母亲最忙的时候,每天中午下班或是傍晚,父母都要再去田野里忙碌收割农作物或是山间的蘑菇、木耳、榛子、最多的就是去割芦苇。    

将一捆捆芦苇晒干,用来编席子、编篮子还能编出各种工艺品呢,什么鸟儿、鱼儿、小松鼠、小狐狸……天上飞的水里游的路上走的都能用芦苇杆儿编出来,惟妙惟肖,姿态万千。    

我喜欢芦苇编出来的各种物件,尤其喜欢那些小动物,捧着赏着,摆放在窗台前,床头上,每每看到,心里充满好奇与温馨。    

最是喜欢母亲用芦苇杆儿穿起来的蒸锅篦帘,母亲坐在秋天的阳光下,边给我讲着故事边用很粗的针来穿起帘子,那芦苇的清香,散发在空气里,连同母亲的气息都熏染在那一帘子上。    

也不知为什么,感觉用那芦苇穿的帘子蒸出来的馒头,很好吃,不禁又软又白,还有淡淡的芦苇清香合着母亲的味道,多少年又多少年,每每想起,依然,好香纯,好蜜甜。    

母亲忙着忙那,我就会在一边吹笛子,这笛膜也是芦苇中取出来的呀,那还是夏季里,也就是农历“小满”前4~5天,早了笛膜太嫩,韧性差;晚了笛膜过老,音色次。母亲会带着我去芦苇丛里采集一些芦苇膜的,留作吹笛子用。我最喜欢吹的就是那首《芦花》,也是母亲最喜欢听的。曲调优美,每每吹奏起,感觉置身在乡野芦苇荡里,与母亲一起,收割这芦苇,有说有笑,母亲满是汗水的笑脸,那般亲切,那般慈祥。    

忽然,想起宋代张炎的《八声甘州•记玉关踏雪事清游》里的诗句:……载取白云归去,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这里虽有些许惆怅,却说出了许多人的满腹思念。    

在这样的秋天,在芦花飞羽的晚霞,或是清晨,我们最多想到的就是思念,就是走到季节末端的回味了吧。回想起远方的父母亲,会念起老友新朋,会思念故乡……   

于是,再一次,想起那个春天,那些慢慢长大,慢慢懂事,慢慢成长的日子,总是芦苇陪伴身边,至今无法忘记,当打开《诗经》里最美的一章《蒹葭》时的震撼与惊讶。当我第一次读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一丛丛芦苇从诗句里走出来,再从水湄一丛丛走进诗句里,那般美丽,那般自然,那一种神韵,无法比拟,湿漉漉的水汽在晕染,伊人在回眸,在眺望。    

哦,我又想起了故乡,想起了母亲,想起那些陪伴我长大的芦苇,生长在乡野上的芦苇,你们好吗?想你哟。

(责任编辑:副主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250x250_S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