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刊原创文学

唯美诗歌_美文侃,美文刊,美文网,九九美文,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散文,诗歌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随笔 > 爱情散文 >

银杏树

时间:2021-02-13 19:14来源:未知 作者:副主编 点击:
我在学校的某个公众号上看到了一期以学校银杏树为主题的推文,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每天都要去上课的综教前竟有着一片银杏树,迟钝的我只对它现在的黄叶留有印象,未免有些懊恼
我在学校的某个公众号上看到了一期以学校银杏树为主题的推文,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每天都要去上课的综教前竟有着一片银杏树,迟钝的我只对它现在的黄叶留有印象,未免有些懊恼。每每经过那儿,我竟从不曾仔细地瞧过,只是匆匆一瞥,原来那瘦长的身材竟是银杏树,先前我却一直误解它是更圆润些的,从而错过了它们,好在现在“误会”解除了。再次路过综教时,我便留心起来,学校里的这些银杏树是不能用单数来称呼的,却也不能叫作银杏树林,因为它们一棵一棵的很是稀疏,数量也不算多,约摸是新种的,枝丫也不够开阔,于是树与树之间的空隙愈发地明显,就像是课间做广播操的队形,纵横有序,却别有一番美感。每当深秋的风带着透骨的凉意掠过那银杏树时,叶子便簌簌地飘落,像一只只翩翩的黄蝴蝶,它的枝干也就越发明晰了。我注意到,学校里的这些银杏树枝干不多,但叶子确实一簇簇的,难怪那不太精神的草地上盖上了了大片黄叶,而这些银杏树仍是一身黄色衣衫,若有太阳出来,像是笼罩了一圈柔暖的光,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我不禁想起它们的青葱岁月,是在夏天,满身苍翠,像是妙龄的少女,不过不是在这儿见着的,而是两年前我还在读高二的时候,那时我们还未搬去新校区,老教学楼外有一棵不知年岁的银杏树,只一棵,非常高大,我们教室在三楼,刚好可以看到它最为茂盛的一部分。那时候我总爱上课时看着它出神,夏天的阳光很炽烈,可那棵银杏树刚好挡住了我对着的那扇窗户,阳光只是顺着它叶子间的空隙在我的课桌上洒下点点的光斑。它的叶子不同于我所见到的其他阔叶树叶是深绿色,它的颜色很浅,是那种近乎透明的绿,每一条脉络都清晰可见。那时候我会仔细地端详它的每一片叶子,因为我实在是太喜欢它们了,它们是类似扇形的形状,可边缘又有一些褶皱,像是少女的裙摆,是极精致的。现在想来有些遗憾,我不曾摘下一两片保存就匆匆搬去了新校区,到现在也没有去看望过,不知在那条街道改造过后它是否还在(当时教学楼是靠近外面街道的,那棵银杏树并不在校内)。那一片一片的叶子还承载了一段我少年时上课神游的回忆,于我而言,极静极美,或许不常想起,却也难以忘记。再次路过综教,深秋的风越发的凛冽了,也不知它那鹅黄的叶子还能再那瘦弱的干上瑟瑟地颤抖多久,或许是一场雨,或许是一场雪,它们才能落得个干干净净吧。一路走过,我发现教学楼周围的植物都还绿着,像是从未受到过寒风的侵扰,还端庄地摆着pose,这就愈发地突显出那片银杏树的不同了,算是万绿丛中一片黄,可以说是是这校园里独特的一隅吧,难怪上个星期我看到有几个女孩子拿着相机在那树间或趴着或站着似乎想要寻找一个绝佳的角度,记录它不知还能保留多久的风采。无论是旧时校园的银杏树,还是现在学校的银杏树,翠绿的银杏树,又或者鹅黄色的银杏树,都不免在我的心底留下了一道印记,一旦触碰到,就会唤醒一段段美好的回忆。 (责任编辑:副主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