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刊原创文学

唯美诗歌_美文侃,美文刊,美文网,九九美文,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散文,诗歌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杂谈 >

癌症,他扛过致命一击,生命又燃起无限可能

时间:2020-12-17 09:43来源:网络 作者:芦苇 点击:
断肠人在天涯 之40个国家脑残游诞生记 文/ 芦苇 一 一直想写写我的这个同学,就像要聊聊人生一样,又觉得这种感慨特别鸡汤,不符合他面带七星的相貌、狂乱不羁的人设、惊而有险
断肠人在天涯
——之40个国家脑残游诞生记
 
文/ 芦苇

 
一直想写写我的这个同学,就像要聊聊人生一样,又觉得这种感慨特别鸡汤,不符合他面带七星的相貌、狂乱不羁的人设、惊而有险的人生。
 
说他是个断肠人吧,是真的断肠。
 
就在2020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从叙利亚、黎巴嫩转了一圈回来,躲过了国外的疫情,回中国被隔离的时候突发肠梗阻,进一步抢救检查,又发现了结肠癌,不得不断肠。
 
他的初恋是我们初中班上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子,毕业时我们一起出去玩,感觉他们已经铁定的“两夫妻”了,过后大家各自求学、工作,经过很多年,发生在他身上的爱情故事跌宕起伏,风一样,有一阵没一阵传到我们耳朵里。后来他们分开了,那个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少年,失去后是不是真的会要了他的命?这个断肠人真的断了肠。
说起来,我们之间的友谊已经有30余年,但彼此其实还是熟悉的陌生人。
 
初中三年,那个时候正是刘德华、郭富城四大天王的时代,而他就是我们班里的“四大天王”之一,很帅很皮。
 
当时因为他长得很帅,幽默有趣,又爱踢足球,不爱学习成绩还不差,于是成了班上众多少女的“白马王子”,直到现在同学们都还沉浸在他记忆中的帅,自我迷惑。
 
30年后,同学会将这帮老同学再聚在一起。
 
岁月这把杀猪刀,一顿乱砍,当年的郭富城也变成了“郭富县城”。胖的瘦的,都超出我们的想象。
 
初见他时,还是着实吓了我们一跳。在大多数中年男同学都发福变胖的情况下,唯他骨瘦如柴、面容沧桑,只身一人。而此时的我们,无一例外,组成家庭,成为父母。
 
这期间,我们互加信息,开始关注他的动态,开始重新认识他。他与我们6位女同学组成了一个“姨妈团”不定期相聚,按年龄和姿色排,大家尊称他“大姨妈”。
 
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从好看的皮囊渐变到有趣的灵魂,嗯,两者为什么不能同时兼容呢?
 
这让我们这帮中年女孩捶足顿胸,万分痛惜,见面时就像老母亲一样关心他,多吃点,少抽点烟,没事多运动......云云
2020年3月的某一天,他在朋友圈,以一贯的不屑口吻,告知大家自己于三天前确诊结肠癌,并以此作为生命的节点。短短一席话,道出自己从最初感到绝望无意义、被世界抛弃、到不得不选择坚强的艰难的心理建设过程。平地起惊雷,留言像雪花一样飞来。他非常有心地截成长图,一一晒出郑重感谢大家的关心。我对他说:好好治疗,趁此整理一下你那啰哩吧嗦的游记,我们的会多,需要混眼睛的内容!!
 
 
说他有趣,要从他的40个国家脑残游说起。
 
2013年2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处在人生低谷的他在网上看到一篇介绍泰国佛牌的文章,想去拜会一位刺符大师——阿赞力矿,便开启了一个人的东南亚之行......
 
他在后背上印下了和安吉丽娜朱丽叶同款的五条经文,分别是平安、顺利、人缘、财运、健康;刺符是希望改变人生,同时又有许多禁忌,以此来约束自己的行为。
 
曾梦想执剑走天涯,这个不知道和什么在告别的男人,开始了一个人的精彩。他的出行方式有点与众不同,有点特立独行,是让常人心生向往的远方之行,又是难以企及的深度之游。
他用了8年时间,利用休假,去了40余个国家。
 
有人读万卷书,有人行万里路。这个身体和灵魂都一直在路上的家伙,起始于虔诚,尊重每一处所到之地,心怀敬仰和敬畏之情。不惜笔墨,也不考虑看客心情,只管忠实地记录着,生怕回来遗忘任何细节,带回海量的图片和详尽的文字记载。
 
2014年10月,他只身一人深入印尼的马布亚食人族:“这里是一夫多妻制,如果你对长相完全没要求,那么这里绝对是男人的天堂;如果有哪怕是一点点要求, 那么这里绝对是地狱.....”对照着“王后们”的图片,让人忍俊不禁。接着又去了吴哥窟,即使如此,照片里总有数名美女相伴,让人艳羡。
 
此时,他的行文风格已然形成,洋洋洒洒,长篇累牍 ,开个会都看不完!用手机看,会划到手酸,划到怀疑人生,每一篇都可以装订成册,就这么认认真真地躺进他的QQ空间......
 
 “信息量巨大,劳资看风险体系访谈指南都没有这么仔细,生怕漏了任何你的快乐!”“你就是一非著名撰稿人啊”。
 
“文字华丽图片美,十分给力特别好”
......
他在游,大家欢乐地围观着。
 
同年,他与友人相约,从西藏游到尼泊尔。自恋般地配图文:“这个充满着内涵和神秘的男人,有着无穷无尽的经历和故事,望着他越来越模糊、孤寂的背影,似乎是在寻觅着什么?他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
 
是的,他知道。
 
“ 你开始行走,与其说是旅行,却是一种回归,6000公里,是离开一个暂住点到另一个驿站的距离,或大或小拉近了与自然的距离,它是我们恒久的归宿。同样的城市,鸟瞰却有别样的美感,同样的人生,抽离常规的生活后别有感慨。”
 
他的朋友如是说。
2015年,他前往埃及、韩国。2016年,前往马来西亚,文莱,欧亚六国。此后,又分别去了日本、蒙古、俄罗斯,及三毛笔下的撒哈拉沙漠等等。
 
经过常年在外的远途,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活生生的将长相和身材、气质走向了阿拉伯人。在异国他乡,以至于中国旅行团的同胞见面上前打招呼,要惊呼,“哇,他会中文呢!”   
  
在尼泊尔的这篇游记里,有一段让我印象深刻的描述:“有一只小梅花鹿死在丛林里,我们骑乘的两头大象立即围拢上去,哀嚎着,并且喉咙里发出发动机一样的声音,久久不愿离开。专家不是说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在于同情心吗,那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一幕又应该怎样解释......”
 
调侃加上途中趣闻,发问加上偶有思考,使得看他的游记如与他同行一般,那些与我们生存在同一个星球,却又如此不同的生命个体,真实、生动、鲜活的一一呈现。
 
一路上,见所见、闻所闻,交织着传统、历史、地理、宗教及人文知识,似乎延伸了你的眼、你的脚,带着你的心一起出走。从草木自然到星辰大海,从动物世界回归人类社会,从佛性看到神性再看到人性。一步一星云,一目一浮世。
   
直到2020年,从战火洗礼过的叙利亚返回后,疫情和病痛让他停下来,他的人生拐了个弯。    
 
 
“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疼痛”的人生,这辈子,所有疼痛都洗礼过一遍了,以后,不会再痛了。”
   
当他在空间写下这段话时,他的人生没有退路,不得不去面对各种腹痛折磨之外,突如其来的更大的“病痛”。
 
从年初到年尾,近一年里长达10个月的治疗,一次切肠手术、8次化疗,以及交替数月的中医康复理疗。
 
在他的第七期化疗进行时,他写到:“尝试过一张五官立体的脸水肿得像平板电脑一样吗?体会过无论什么美食送进嘴都是除了麻木就是麻木吗?感受过肚子极饿与极胀同时存在是怎样一种无法描述的滋味吗?喉咙里永远感觉有一根筷子顶着!体验过由于天气降温导致全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如10000根针扎一样的触电感觉吗?哪怕喝一口常温的水犹如喝一口碎玻璃碴!都没经历过吧!那还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保持健康?化疗太遭罪了!!!!”
 
不明白,别人化疗都是光头暴瘦,为什么他的化疗,反而生了头发,增了体重?这个需要医学专业回答的问题,我们更愿意归为他在好转。
2020年8月起,他的游记更新了他春节期间所去的网红鼻祖摩洛哥之行,约旦之行等,这些是他在大病初愈后,慢慢整理进去的。
 
他差点在叙利亚闯下“大祸”这段经历,看得人惊心动魄。当看到整个学校的孩子为了保护他们,在操场共同发出呼喊声时,我被震慑到了。
 
那天,他们一早闲逛进入一所学校,导致全校的学生全部涌出来。很快,他被带进了学校安全局的情报室。陆陆续续来了“有关部门人员”数十人,轮番查护照、盘问、审查和追踪他们进入叙利亚的所有轨迹。整个盘问过程,虽没有训斥与怒吼。但情报室外、过道上、操场上全是学生,迟迟不愿回到教室,口号声、跺脚声响彻整个校园。情报室内工作人员多次出去喊话,双方声音都非常大......最后,在一名特工的陪护下,他们从学校后门走出......
 
而那位特工人员也干脆放弃跟踪,索性当了他们的“导游”。
 
“叙利亚人民的善良,热情和快乐中看得出他们仍然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信心。完全看不出战火中人们脸上应该有的木讷与呆滞,脸上都洋溢着新闻联播般的笑容,非常热情。”
 
于不羁中有几分悲天悯人,他用亲历的险情一字一句告诉遥远的我们,和平的可贵,以及人类的悲欢其实相通,美好和善意其实相通。
 
如果你的生命正在经历一场不可避免的“痛”,是不是也会被某些触动内心的呼喊支撑着。有些美好不会逝去,这些独一无二的经历,早已延展了他生命的体验和意义。
 
所以我想将他的经历和游记分享出来,让更多人知道。也许,不只是处在病痛、处于绝望,就是困于生活漩涡、身陷欲望挣扎的每一个人,都渴望出口,跳脱出来,从目光所及的纷争看向远方,走向豁达,领悟生命的本质。
 
人是如此渺小、卑微,生命是如此短暂、脆弱。
于是,人类修建祭坛、圣殿、神庙,人可以与神灵对话、祈福、祭拜,找到寄托与归属。
 
于是,我们出走、离开,是让我们有机会回归自然、峡谷、浩月、星空和宇宙中。
 
现在,他除了美洲大陆和南极没去过,其他大洲都登陆了,并在我的要求下,在地图上,非常“专业”地点亮了去过的地方。并备注:红圈内的美国之所以点亮是因为去过马里亚纳群岛。
 
我问他下一步要去哪里?
 
他说,也许阿富汗、巴基斯坦、以色列,或者南美和加勒比海。
 
想起阿甘正传里的那句话: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而他告诉我,最惊险的国家和最喜欢的行程都是下一个国家和行程。
 
不管怎样,他扛过了致命一击,生命又燃起了无限的可能性。
 
且跟着他去世界最佳落日点、世界末日咖啡馆,去泼水成冰、去追逐极光,去做一回追光猎人吧!

(责任编辑:副主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