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若两人

网络 2021-06-21
郝谦顺是我中学同学,同在一个小县城长大。他大学毕业后,在小城的一个强势局当了干部,而我是社区的普通工作人员。虽然同住在一个小区,一年到头也难得聚一次。 
 
 
 
记得10年前我们班级召开同学会,他在会上说过一句激动人心的话:“我认为,中学的同学才叫真正同学。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同学们吱一声。” 
 
 
 
8年前,微信在我们小城开始流行。有时髦同学把我们同班的五六十号人组建起了同学群,郝谦顺在群里也是积极发言的一个。 
 
 
 
5年前,听说郝谦顺坐上了副局长的位置,他在同学群里渐渐难得冒泡了。平常同学们聚会邀请他,都说忙忙忙,多次以后,大家也不好意思叫他了。 
 
 
 
有一次,我们社区搞联谊活动。社区主任知道我和他是老同学关系,派我上门去请,他的局长也有意安排他出席。临到活动开始的时候,我电话他,却关机了。好在他单位办公室主任匆匆赶来,我才在主任面前过了关。 
 
 
 
前不久,我在小区里碰到了西装革履的郝谦顺,就礼节性打招呼:“你吃过啦?”他“嗯”了一声,就昂头走过去。看他不屑一顾的神态,我心想,以后最好不要遇见他。 
 
 
 
 
 
昨天傍晚,我突然接到郝谦顺的电话:“老同学,你有空吗?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打错了电话:“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想起我来?”他似乎有点生气地说道:“老同学怎么会忘记呢,自己掏钱请客又不违反党纪国法。”我说:“今天正好我家里有客人,要么你就来我家聚聚。” 
 
 
 
一会儿,郝谦顺果然上我家来了,手上还提着两瓶好酒和一条中华香烟。酒席间,他俨然像半个东道主,一个劲地帮我敬客人。 
 
 
 
待客人走后,他诚恳地对我说道:“这些年,我的确忙死了,你可别怪老同学架子大。”我一下子感到了久违的情谊,忙说:“咱们老同学多年,有话你就直说。”他紧紧握住我的手说道:“这一次,你老同学一定要帮帮忙,明天务必把我组织一下,请我们社区的各小组长到国际大酒店聚聚。”我脱口一句:“有什么事吗?”“没有没有,我就是感谢社区同志们,感谢这些年对我工作的支持。” 
 
 
 
今天早上,我来到社区上班,就见主任叫办公室小李去张贴公示单,我上前一看,上面赫然写着郝谦顺拟任某某局党政正职。 
 
 
 
社区主任等小李去贴公告的时候,轻轻地对我说:“晚上郝局长请我们到国大吃饭,他说已经和你定好了。”
 
 
 
我这才想到,从今年起,组织部门提拔干部,还要到社区征求意见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 : 爹非要这么着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