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吃

笨马  2022-07-13 原创

  初夏的一个星期日,我和同事小姜拿着捕鸟的器具上了郊外,虽然我俩的乐趣不在吃而在捕,但捕了一天收获还是不菲。回来后,我在小区的车库前生起了炭火。

  "打鸟雀是违法的,我们还是别在外面烤了。"小姜压低声音说。

  "违法?违法的事多了去了,咱俩吃几只鸟雀不过是小菜一碟。一会再烤几条鱼,鱼味鸟味混杂,没有条文规定鱼不许吃吧。"我不在乎的对小姜说。

  第二天早上,我走到小区大门前,从门卫处走出来两个陌生人,其中一个脸上的线条一板一眼像刀刻一样的男人严肃地对我说,"我们是鸟类保护协会的,有人说你昨天捕了鸟雀,在院子里烤了吃了。"

  "炸胡?这可是我最拿手的活,我不信有人比我玩的更精。"我斜睨着他俩想,蛮横地开了口,"我不管你是什么会的,反正我没吃。哎,你们这些人有没有点常识?指证别人得有证据,’有人说’就是证据吗?有人还说你昨晚杀人了,要不要打110把你抓起来啊?再说,谁脑子坏掉了做违法的事会在太阳底下做。我在院子里烧烤不假,可我烤的是鱼,有条文说不准吃鱼吗?"

  那个人显然没想到我不吃他这一套,愣了愣,对同来的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一言不发地走掉了。

  又一个星期日,我和小姜又到山上捕了一天的鸟雀,这次我们在山上把鸟摘干净,回到家,在楼上偷偷的炸了吃。

  第二天早上我刚起来,外面就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敲门声。打开门,又是两个陌生人走进来,其中那个你看见他就会自然地想起"脑满肠肥"这个成语的男人用手举着一个证件对我说,"我们是鸟类保护协会的,你昨天捕鸟雀了。"

  "不管你什么会的,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捕鸟雀了。"我理直气壮的说。

  "我没看见你捕,但全小区的人都嗅到你家炸鸟雀的味了,你就别狡辩了。"那个人直视着我的眼睛说。



  “我没吃。”我不卑不亢的说,"如果凭气味就断定我吃鸟雀了,我想小鸟比谁都有发言权。你听,它们在我的窗前唱歌。假若,我杀了它们的同类,它们会嗅不到气味吗?如果我是杀它们的刽子手,它们还会在我的窗前兴高采烈的唱歌吗?"

  两个人听了我的话,半信半疑的侧耳倾听了一会窗外小鸟的叽叽喳喳声,又窃语几句,连一句道歉也没说就转身走出门去。

  "咱俩不能再去啦。"又一周日,小姜听我又约他去捕鸟雀,胆怯的说。

  "带上打火机,炭和啤酒,这次咱俩就在郊外烤着吃。"我成竹在胸的对小姜说。

  初夏的郊外,云淡风轻,绿草如茵,我俩兴致勃勃的捕了大半天的鸟雀,过午时分,在一个土坡下挖个坑,把炭点着后,把麻雀放在快燃尽的炭火上烤。半个小时左右,鸟雀烤好了。

  吃饱喝足后,我和小姜美哉悠哉地躺在绿草地上,清风徐来,日影拂脸,惬意极了。"下周再来,我们还在这里吃完再回去,省得这个会那个会的找麻烦。"我对小姜说。话音还没落地,不知那里来的一只老鹰不顾一切地俯冲下来,毫不畏惧的落在我的肚皮上。我害怕它啄我的眼睛,赶紧用手捂住眼睛颤抖的声音问,"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老鹰正气凛然的说。"你抢了我的食物,害得我挨饿,今天可找到你了,我要把你吃下去的鸟雀夺回来。"说着,长长的尖嘴啄在我的肚子上,疼得我呲牙咧嘴。

  "不要,不要,我没吃,你误会了。"我没命的喊。

  "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它笃定的说,头也不抬的一个劲啄。

  "我没吃,真的没吃。"我仍声嘶力竭的叫。

  "快别啄了,我们保证再不捕鸟雀了。"小姜看见老鹰不依不饶的啄,赶紧认错。可老鹰听了小姜的话,像得到确认了似的,啄得更用力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 贪杯的恶果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