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画我的灵魂伴侣

白东芹 2022-06-20 路遥文学馆

      一次偶然邂逅流沙画,目睹,两面透明的相框间,三种不同颜色的流沙在液体,空气,三态物质相互作用下自然变换位置,形成千姿百态的神奇图案。惊喜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浓缩在方寸之间,让人天马行空,让人静谧悠然,让人冥思遐想,让人爱不释手,它成了我灵魂的伴侣。

 

      流沙在冥冥中似乎物竞天择,下落时看似无意飘洒,却沉积了巧取天工。绿色部分携悠久的年代和茁壮的力量,蕴涵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使人流连忘返。白色的部分串联湍急的江河奔泻直下,进而为溪水低吟浅唱。时而拟明月清风,月下独酌的清高,时而拟阳光明媚,微风不燥的诗意。



      置于案上,有美化环境、缓解视疲,释放压力之功效。一粒、一缕、一堆、一团、一簇,纤尘的沙粒似雾亦梦般缓缓流动,金黄、墨绿、银白色慢慢交替重叠,渐渐地,一幅妙趣横生的画面便呈现眼前。倒转沙画,成为另一幅画,似波涛暗涌,若重峦叠嶂,如云遮雾绕,宛曲径通幽,犹天狗望月,像悬泉瀑布,仿佛世间的风景都可囊括其中,一万次倒转,便有一万种风景。

 

      当你力倦神疲时,看那活灵活现的精灵,欢悦、暴跳、追逐,时而奔流而下,时而拔地而起;时而轻缓悠然,时而逗留于顶,时而顽皮害臊,不肯随波逐流……

 


     妙时,摹出万里长城、雪山飞狐、万壑千岩、玉门油田、笙磬同音、樱花姿情,那似是而非的诱惑,总有欲语还休的神韵。须臾,沙已从堤的缝隙脱逸而下,推敲出气壮山河,虎跃龙腾、笑傲群雄、巍然屹立的词汇,让人顿感悠悠历史、沧海桑田只在一指流沙间。闲时,尽可把沙堤做严实,犹如做人、做事、写作、平时打好基础、铺好路,勿等用时方悔晚。

 

      沉沙忽而如丝,将青山绿水细纺慢织;忽而似泼,架起一座摩天轮;忽而似纱,轻柔飘逸从天而降,一层饰安居乐业,一层缀华夏儿女,转瞬间阳光大道上挤满匆匆行人;忽而像雨,随风润物,万顷田畴顿得无限风光,村庄里满目朝霞,炊烟袅袅,鸡犬相闻的气息。流沙浓淡急缓,落地生画;这画天然自成,无半点娇态,山、水、风、光逼真入幻,让人鉴赏如痴。

 


      即使妙手丹青者,也难以真切表达“自然”二字,而沙画之妙就在于自然天成。白沙堆叠成错落起伏的云朵,点缀绿得发亮的松柏,一条柏油路铺满皑皑白雪。仔细辨认,途中有顶风冒雪行走的旅人,有艰苦奋斗的石油工人,有以梦为马的莘莘学子、有为了生活奔波的农民工,她(他)驮着家人的期盼,载着生活的向往,在偌大的天地间留下一串渺小而坚定的足迹。轻轻晃动,画面即刻变换,气泡恰好阻住了沙流淌,却又成就另一番景象,千山万壑跑到了天上,蓝天白云飘在了脚下,鹰在水底翱翔,鱼在山中畅游,是倒影?是蜃楼?还是梦境?

 

      一把再平常普通不过的沙子,居然可以创造如此美好的画面。与其说这是熟能生巧的技术,莫如说这是来自心灵的力量。我们的生命如此平凡,像一把毫不起眼的沙子,但只要我们心中有热爱,有期许、有追求、一把沙子,也可以呈现别样的风景。只要我们懂得取舍,懂得排列,一把沙子,也可以让人怦然心动,让人欢喜赞叹。

 

      沙画在成型过渡中,有模糊,有清新、有缠绵,甚至有狰狞的时候,就如我们的人生,在马到功成之前,都有泥泞与挣扎的过程。沙画,是无法复制的,犹如我们的经历;沙画,是无法停留的,犹如我们的时间;沙画,是无法永恒的,犹如我们的生命。沙画,是分分秒秒的创造与更新,是时时刻刻的追逐与阐述,是虚虚实实的存在与消失。沙画是静默的,犹如我们心中时时来袭的孤独。沙画是欢快的,犹如我们不甘平庸的意气。沙画是急促的,犹如我们风尘仆仆的脚步。沙画是丰富的,犹如我们百幻多变的心情。我们的人生犹如一场盛大的沙画演绎,用一生的努力,到达下一秒的目标,不问结果如何,但求过程无悔。




     古人用沙漏计时,无形的光阴被赋予了流淌的生命。那些悄悄溜走的时光,或许平凡得没有一丝涟漪,或许曾留下过绚烂光华,再或许,是永生难忘的刹那瞬间,如同这流沙画,定格某一瞬精彩,呈现某一个永恒。不同之处在于,流沙的精彩只能存在于相框中,而珍视时光的人生会因没有虚度年华而变得璀璨永恒。

 

   时间就像流沙一样从指尖溜走,当你感觉它要全部滑落之时,即使手指闭得再紧,再努力的挽留都只能徒劳无力。人生也是如此,分分合合,懂了遗憾,就懂了珍惜。不知从何时开始,独自散步时,我会脚步变慢,悲悯身边的一树一草一花,也不知从何时起,发现石油小镇的天其实很蓝,晚上的星星也很亮,每次离开工作岗位,总会习惯性地一走三回头,欲努力抓紧这稍纵即逝的每一分钟,却又显得那么无能为力,一切,终会成为过去式。

 

    流沙汇聚风景,唯美、梦幻、真实、现实引人遐想;时光沉淀岁月,历练、磨砺,发芽滋长。时光之沙,抓不住、留不下,却可由我们自己来把控,是任由它悄悄溜走,还是用它来流转一幅属于自己的出色画卷……

 

                                  白东芹,笔名静儿。延安市作协会员,中国石油化工作协会员,黄陵县作协会员。2020年被评为三秦最美读书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