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来鸟不惊

可可 2022-06-21 泛舟寻幽
  以前喜欢用文字记录瞬间的心情,那些句子总是自己从某个地方蹦出来,不需要召唤,不需要苦思冥想,只要将它原封不动地记下来就好。如今它们都跑丢了,流入了江河湖海,进入了日月更替,再也寻不见。

  不再觉得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记录和刻画的,每一天都稀松平常,每一天都淡如往常,每一天都习以为常。
  别人在网上大肆过母亲节、父亲节,我只是简单给母亲发个问候,千里之遥,任何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而父亲节,只剩下心底的叹息和永不能弥补的遗憾。人生如白驹过隙,多年后尘土一归,我不必再去怀念谁,而谁,又是那个怀念我的人呢?
  中午做饭,洗碗的时候突然变得烦躁。那些大伽总是在说人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喜怒不形于色,才是上乘心态。说来容易,情绪那么好管理的话,也就不会有唐山打人事件;情绪那么好管理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家庭矛盾;情绪那么好管理的话,也就不会有生活的一地鸡毛。
  给狗子喂食,黑蛋总是把小白赶到一边,明明分的两份却偏偏要独占,我吓它,也不顶用。先生二话不说,一巴掌扇过去,立马惧怕地跑开了。想来有些人也是这样,欺善怕恶,好言相劝听不进,拳头底下才能老实。要么说呢,国家发展经济,壮大军事,关键时刻还得亮剑呢,一个道理。
  四月种下的南瓜籽,五月才长出来,六月开始抽蔓。随意丢在院子里的,也没有施肥,七零八落的长出来。香椿树下的两棵枝蔓强壮,叶子长得硕大,以为是好,可就是不见开花,恐缺肥所致。倒是不太在意,即便不开花不坐果,单看那绿意盈盈,也是欢喜的。
  书上说,短枝可促南瓜开花。正好想那南瓜藤也是菜中佳品,于是掐了枝蔓,剥皮洗净,切了块牛排兑炒,鲜香爽口,先生也多吃了一碗饭。忆起儿时与家人一起剥南瓜藤的时光,母亲在侧,姊妹围坐,那瓜蔓一撕,皮连着茎,丝丝缕缕,弯腰抬手间,尽是暖意。
  夜间练操,在台阶上发现有鸟拉下的便便,抬头,梁上果有两只小燕子,神态自若,人前不惊。跟先生说了,先生说要把它赶走,我说何必。天气炎热,夫妻俩许是将这当作纳凉之所了。之后夜夜如此,每到晚间七八点钟光景,不知从何处飞来,歇脚在此。
  村里每周测核酸,从早上六点改到晚上六点,女士先测,隔两天测男士。我不知这样做的意义何在?每次去排队,队不成队,插队不说,挤得不成样子。村里总共也就百十来号人,这样跟超市抢特价菜的挤法,图什么?既不用着急去上班,也不用着急去跳广场舞,更不用担心赶不上末班车。我夹在一堆人中间,只想快些离去,并在心里计划下次晚点过来。
  很多时候,田园生活只是心里的一方童话,而童话,需要创造,亦需要坚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