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在南方随笔:下午片段

绮梦南方 2022-06-27 原创

20220627152214.jpg

坡下漫延着成片的紫色喇叭花,有的已攀爬上大树,点点紫间或着粉,远远看去像是棵花树。会在这些恍惚的瞬间,回到小时候走在田径的时光。初夏的日子,山坡上是清凉的,所有的植物都在无际的生长。风来,烟云流动,小树林微微摇晃。似有千言万语。风停时,已是欲说还休。


       隔壁人家也种了喇叭花,整个门庭像个世外桃源,远门紧闭,更增加了幽深和神秘感。感觉主人的品位也不同寻常,不仅仅是那些花,栅栏和窗楞也相当考究。很少在家,也没见什么人出入。今日却有人,反复播放自然卷的那首《坐在巷口的那对男女》。




我觉得这首歌很单纯,很小孩,很容易引人入境,没有伤痕,就像一个孩童看世界,眼泪和欢笑都是单纯的。是一个旁观者,在爱情外,有着小小的好奇和揣测。让人又哭又笑抓捉不定,让人飞翔又坠入谷底。听着听着,世间的愁苦脏乱都会消失不见,或者暂时隐匿。我一个人,就能代表全世界了。




隔壁楼上住的是个疯子,近日发作,只是骂人很激烈,因为长年累月的邻居,并不打人毁物,已经习惯。此时听到这首歌,他停下叫骂,静静地听上一刻钟,然后再骂偶尔他也有心情好的时候,粗声骂骂,间着哼几句歌,觉得很滑稽。 


     我能够想象他安静时的表情,喝着清茶,安静得如同街边的老树,在阳光下懒洋洋晒着,意兴阑珊着。也许在疯子眼中,他人也是疯子吧。即使他不懂得看云,看风,不懂得享受空气里的香气;即使他愤怒咆哮,但是他的世界也依然单纯快乐吧。我宁愿他心里想到的是一个美好而绮丽的梦。与疼,与一切的痛和忧愁,毫无关系。


      与这样的时光不缠绕不疏离,就宅在家里洗衣,煮饭,清扫,在园中浇花浇菜。把所有窗子打开,让微风从南窗窜到北窗,不染尘埃。也去拜访新栽的几株葡萄,那些细小的米粒般的果实,对我一点都不陌生,仿佛我知道它们的来处一样。


      看自己喜欢的书,戴上耳麦,听喜欢的曲子,泡一杯茶,吃薯片什么的,任外面的时光浓烈下去,清浅下去。将一些心事埋葬在阳光里,在细小灰尘间,安安静静的拥抱着。等待着又一次风起时的随着风狂奔而去的分离。 




猫咪太胖了,和它的主人一样,吃很少的食物也胖。依然活泼,跟在身后好奇地看这看那,尤其对水声好奇,似乎永远有着特殊的兴趣。如果我把水放冒出来,它就会大声喵喵地叫。喂它蔬菜和水果,它最爱黄瓜,西红柿和菠萝。吃好了,蹭蹭我的脚,表示友好。这是我的猫,曾经小区内抢劫鹦鹉鸽子,袭击各种宠物狗,所向披靡。但是它就是一只猫,我从未把它比喻成猛虎。它凶猛的外表下,有根根软肋,我知道。


其实,这样的日子不多,可以说是奢侈的。每个人都那么拼,从不相信所谓的岁月静好,享受人生的人,肯定有人替他负重。否则,这样的静好也不会长久。临事静对猛虎,事了闲看落花,是一种人生的境界和态度。


诗歌是遥远的,诗歌里的人,云朵,草场,戈壁,河流,我都一一爱过了,身体里的兽安静地蛰伏着,和我一起目送幸福和不幸的人们,坐着光影里的船,慢慢走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