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暖明月,引来蝶放花

tingyue 2022-07-25 网络



风花蝉羽摇不尽,佛像随处印人心。

生命仅此一个目的,繁衍生息。

一生都在逃,从一个朦胧逃向另一个朦胧的此岸,从一个自以为清晰逃向另一个自认为清晰的此地,环像众生。

乡间扫墓,庭前看花,门前问柳,春芽符水,能够在意与疑问的人都已过去,依旧还会回来,就像奄奄一息的秋华残藤,看似满目荒凉,面貌皆非,却孕育着无尽的再生积蓄,又有几处明了,又有几人看透。

现象在显象中点缀装饰,谁会问起因果和究竟,一切皆在自然状态中互相的未来,也只是一个目的,自然还生,天然成像,所有的存在就是存在的道理。

鸟自飞来,鸟自去。花自开来,花自落。

在春雨中漫步,秋雨中赏花,夏雨中听荷,冬雪中寻梦,谁又会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留下可以传世的诗书画卷,谁又能算定生命的长短,谁又能带走一缕烟尘,谁又能知道死后的万物依旧如此模样,谁又能料定来人间探路之事仅此一程,谁又能确定人间轮回是多少年一回,只能渐行渐近,越行越远,做好眼前的事情,还一场空梦的梦而已。

廊前音乐鸣,身后舞清风,谁是待约人,不知其姓名。

心中一菩提,梦里多一梦,险象环生处,点亮晨霭灯。

躺在芦花徐徐的深处,夜风挽着凝固的月光,回味着人生已经掠过的感想,心归何处,不再取决于缘分,妄念所悟那是诞生后的巧合,集结着无以释放的情怀和奔腾的热潮,就像浪花一样来来去去永不熄灭,就像枯草一样春风又生,滋长在连续不断与往返之间。

天自造物,情自弄人,悲悯自然。

我是客人,你也是客人,谁又不是客人呢?等到白发缠花,谁有不会熄灭在自然界中,每一次的熄灭总会连接着一个最终的熄灭,那是熄灭的自身,自身熄灭的价值是神,一个不可以违抗的命运之神,那就是生命递增的延续,一次进化的飞跃和挺拔……

熄灭了的是肉体,迎来的却是京华武装之后的肉体精神,是生命在追逐时间的创造,神圣不可以侵犯和改变的真理和光环,可以修改而不可以改变的血液融汇出来的文化,精神武器的冥火。

阳光的和悲观的与其余一切的存在于环生都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存在于影响,丑陋和恶劣一样美丽……

天地旷阔,物种繁多,欲望繁琐,任何一种纷乱萦绕的想象意向完成,不是一个人的努力所能达到极致的事情,高深莫测也是一种简单,简单明了也是一种高深,源于理解与不理解的状况,碰与不碰的问题和存在。

空梦一场,自求自在,天涯路短,无处不是尽头。


莫问知己在何处,千百文字都为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