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里,她的滋味

听月小轩 2022-09-16 网络



竹帘清影白玉花,润香缭绕浮茶堂。


简单而不单调的小巷里,梦着我的梦,梦着她的身影。


一条长长弯曲而悠深的小巷里,总能传出悦耳的风铃声,那风铃的声音,就像那时,她吹落的口琴声,普通而入我心髓,缠绵而思念永远,醉醉浮迷的感觉。


小巷狭窄的只能溜过去一缕风,很少能见到其它的活物,而她的身影和朴实的色彩,以及轻轻的口琴声,却成了小巷里独特的颜色。


一肩宽的石头小路,与高大的石头墙的缝隙里,长满了绿色拥挤的小草,小草的头上,顶着几朵不同颜色的小花,既不鲜艳,也不显眼,却淋浴着一线天空的阳光,我和小草与花,就生活在这个偏僻而幽静的小巷里。


高大的石头墙上,雕刻着她留下来的痕迹,那痕迹同样也流淌在她的心里,心里的印记,比石头墙的雕刻,还要清晰,我知道她是一位感知细腻的人,是一位爱静而充满自信的性情中人,那种疼而不流露在外表的内涵,让我酸疼。


那怪异而协调的图纹,却沉淀着她深沉而遥远的心境,这堆古老的石头,给她的灵感和超越的梦想,让它的身影,只能掠过,我这个古旧的小巷口,没有原因和理由,能够留得住她的清香和温美。


雕刻满她心情的石头墙的尽头,就是她曾经停留过的那个古旧的小屋,破旧的木头门,已经歪斜,依然还残留着她笔尖上的淡香。


粗糙的石头窗台上遗留的油画,已经落满了灰尘,根本就看不出来是油画的模样,而油画上粘着的发丝,却在阳光中格外的洁白,在微风中飘摇着,重复着不寂寞的舞姿。



欲说还休眉间有,灵犀遥远传佳话。


空旷的石头房子里的摆设,还是当年的模样,没有人动过,也没有添加过其它不合情调的摆设,就是这样的感觉,她留下来的感觉,无论我走到那里,无论是什么样的心情,我都要回到这里来,静静的守着她,守着她的过去。


中间火炉旁边,依旧放着她先前用过的洗脚盆,还有那条已经旧的,不能拿得起来的毛巾。


木盆边沿的那个小窝里,还放着那个她喜欢的石头鱼,那个石头桌子和石头椅子,同样也和那张油画一样,落满了灰尘,不同的是,少了那一根不经意而留下来的白发和阳光的温暖,却多了几处蜘蛛的网缠绕和其它小动物打斗过的痕迹,少了炉火的温暖和她的笑声。而我却更懂得了,它留下来的沉默和静思。


我每次来这里,寻找她过去的影子,聆听记忆里她的呼吸,想着她,就想起了她离开时,那涩涩的哭泣,那没有声音和泪水的哭泣,那没有力气而坚毅的哭泣,那发自内心低落而无奈的哭泣。


多少次,我总是最后想起院子中央的那棵高过石头房子的老树,房子和老树,就像人和雨伞,就像老人和孩子。


她从来都不喜欢在石头房子里休息,说是总能听到古人的啼哭声,却和我一样,喜欢在这棵像伞又像老人的树下休息。


而那悄悄的铃声,伴随着我们入梦,又伴随着我们梦醒,又伴随着她离开了这个小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