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即事(组诗)

胡马 2022-07-18 原创

等待黎明


这世界还有某个角落

此时传来嘴唇啜饮暮色的声音。

身后,黄葛树还在生长

让他隐约感受到

它宽幅的树冠正在将他们覆盖。

河堤下,挖掘机早已

停止了作业。船开走以后某些人

想起有必要,在欲望尽头

和一群白鹭的翼展下修建一座

双重虚无的码头。

水位警戒线低了,三两只白鹭

伴着霓虹搅拌江潮和倒影。

他们在黑暗中低头喝黑茶。

并没有停电只是身边缺一盏灯或许

并不缺灯只是缺一截钨丝而已。

但茶杯的温度足以点燃

黯淡的面孔。舌尖迸出的词

闪烁着灵魂的火彩,将彼此照亮。

一粒,接一粒,这瞬间

这流动,成为永逝不可或缺的剖面。

坠落的弧光,分不清是源自

换季的落叶还是花萼

或者,是烟灰从某人手指上弹下?

黑暗中,偶尔陷入沉默

直到临别,他们都没有等到黎明。


2022/5/15—18 诗人紫凌儿莅蓉,山鸿作东,与喻言、何光顺小聚。饭后茶以继酒,于水东门桥河边小坐,言词灼灼,真情弥满。斯时,蒙喻言赠最新出版的诗集《我曾为世界彻夜不眠》。此情此景,感之念之,是为记。



树下的存在茶社


一把是上午,一把是下午

两把沙滩伞拦住了

天空投往他们身上的树影

唯树冠的幽香倾泻而下。

这空巷寂寂,柴犬低吠如狼嚎。

选择了街边的座位,他们

在绣球花和鼠尾草之间摆开茶盏。

偶尔有交警前来贴罚单

偶尔有陌生人路过,向门内窥视。

他们心甘情愿被茶香裹挟

再次驻锚于此,已是一年以后。

沸水加持,故人遗留的茶

将南方山脉的神秘、苍茫和深邃

在他们杯中尽情释放。

他们纵论阅读、写作和翻译

闲坐,忆旧,臧否时代

“必须要把每一行诗当成遗嘱来写!”

此刻,星球接近黄昏

大概率不会有人再到这棵树下了

他们是最后濒临灭绝的诗人。


2022/5/22—5/29 与张卫东陈子弘茶聚,一周后于成都万象城西西弗书店矢量咖啡馆草成。



舌头打结与身体政治学


对话录打翻了喜剧的杯子

“我去世那年,我父亲只有十三岁。”

哦哦哦,他又把话说拧了。

不好收拾的矿渣在窄轨上滚落

头脑意外爆发微型风暴

代替血浆泼完一幅市井生活的册页。

午后。江鸥、灰鹭伴他们

走过弓形河岸。铁铸的河堤上

谈及伏地魔的经历他们开始滔滔不绝

还谈到新弗洛伊德主义对

权欲型人格所作的精神画像。

护栏上,一只苍蝇正在窥视、偷听。

潜意识及时命令他将舌头

绾一个十字水手结:

大海还在操练但波浪的冲锋号

抛出了一枚带着蓝色火焰的铁锚。

口齿伶俐的少年怪命运

替他贴上封口胶,但怪不得盲盒。

“要打活套扣,不能打成死疙瘩。”

父亲教他系鞋带时他还小

但现在,那么多死结缠着他

难道必须像亚历山大那样拔剑相向!

是夜晚餐,他猛吃海带结

呵呵还有什么是舌头不能解决的?


2022/3/23—6/8



长夏未央


办公桌下少女们的惊叫炸响!

地震了,芦山,6.1级……

他的步伐开始踏空

顿时失去了往日的力度和方向:

“骑马钉装订的钢筋水泥书册

如果突然合拢,会不会

将我们压成书签?”高层建筑的挠度

令他有些眩晕,脑接口

只剩下后怕。沿着生活区的断裂带

他扪及震源位于昆仑山某处

说是浑沌之神开始觉醒

漫漫长夏露出灰口铁的不规则断面。

手机没有地震预警功能

行为心理学家评估称,这或许

会让他比有此功能的同类晚死几秒钟

但将亲自承受地狱倒覆的重量

至少6秒,或者17秒,或者49秒。

如果末日真的降临,他到底

会不会惊慌失措跟人们一起乱窜?

“但愿不需要使用。”搜索了

两款地震预警App,他立即下载安装。

最古老的猜想始终没有答案。

“我们一起来摇啊摇啊摇……”

街边,谁的老年手机炸响带着

岁月将尽的颠狂把他吓了一趔趄。


2022/6/1—6/13



疼痛史和橘色工具箱


橘色工具箱还缺一把棘轮螺锥

生活却给予他双倍剂量的偏头痛。

“可能是齿轮或螺丝松了

必须紧一下,加点润滑油试试

疼痛或许会消失。”持久的痛

让他对身体的机械属性开始上瘾

但蓝色工具箱什么都不缺。

习惯了以拆卸解压,习惯了以痛止痛

神经连绵不绝的电流给予他

不清晰的秩序感。

“闪着光,闪着宇宙深处幽昧的光

羽绒从鸟身上飘向我

告诉我天使队列里没有多余的床位。”

在名叫“半铁”的蒸汽朋克酒吧

已到了打烊的时刻

他还在和人工智能歌手调情。

“钝痛和锐痛,你想尝尝哪一种?”

“两个我都要!一起,满上!”

沉醉是镇痛术,将锈迹重新还原。

橘色工具箱他已使用多年

蓝色工具箱还躺在潜意识里不说话。


2022/2/28 零点55分—6/7



智慧谷见闻


反乌托邦在不锈钢边缘。

一辆公交从护栏的水滴表面滑过。

树影。日光。超市

这铝合金建筑折射的未来

让时代沉默如深渊

他听见心跳在飞机轰鸣中颤动。

太阳高悬一座粒子火葬场

镂空的叶脉背后

鸣蝉以声音争夺想象中的王位。

进餐前,他们的胃囊需要

一些药片计量未完全消化的表格。

被超物质包围的网状空间

一粒又一粒青年即将被命运孵化。

卵鞘中蓄积的光液

等待时间将指针逆向插入神经末梢

电流刺激的欣快持续

直到下班钟点前的最后一次秒跳。

他们的灵魂不过是一串代码

或者是中子流在物与物之间移涌。

这条街连一家诊所都没有

浅表性胃炎只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

难道机器不需要维修?

从封装履历的纸袋中,他抽出

一份诊断书:精神病患者

超长潜伏期,慢性,爆发点不确定

但他长期坚持超低空飞行

伤痕收获颇多,肺活量值得表扬。


2022/5/24



与卢枣张义先在文殊巷夜饮


夕光已软。赭色庙墙

被爬山虎赋予些许宁静和生机。

尤其是杯中波光

随飞机引擎的轰鸣而起伏

航线被这微妙的荡摇

彻底暴露了走向。他们的神色

接近蝉翼和秋天的傍晚

透明质地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拙。

麻雀跳到地上,扭动一副

少女的好脖颈:柔软,细,润

长,白,以及温暖

它天生有一副完美的翅膀

但它从不曾占有天空的任意一角。

当黑色吸管探入琥珀色的杯底

味蕾悄悄打开另一扇窗

失眠者的神经恢复了平静和松驰

但光的折射现象似乎不曾出现

生进,死出。巷道另一头

晚课后僧侣们开始重新陷入冥想:

皇帝神仙为什么都喜欢

被血或氧化铁涂抹的墙围得死死?

想到这,他不敢再往下想。


2022/5/15—6/8

某日,送女儿参加四川科技馆一日游后,约卢枣饮茶,骑行至二十年前常去的后子门白果园,只见绿荫犹在,而茶园荡然无存,惟满地狼籍,已荒废多时矣。隊转移至文殊巷,继续饮茶叙旧,不亦快哉。



不存在的未来之一日


疑似未发生,那一天

在记忆中其实是并不存在的

花树。咖啡。静谧之所在

男词语和女词语们围着光轻轻呼喊。

那火焰是肉眼不可见的但仍有

被烈日灼身的可能那雨声

是蓝色的装着消音器那疾病其实

不需要治愈。他们为天空

及触目所见的灰度值彻底施洗。

车间。巷道。废墟之上

失眠的反差是他们需要的那枚贡果

用于燔祭的建筑还没有完成

他们迫不及待,把自己当作词语奉献。

还记得某年冬天某个黄昏

他们遵循白鹭代表的时间的呼召

从目录到扉页被玫瑰色地铁线

和白鲸摆渡车投送到诗歌前线某座加油站

如今在速度之外他看见一架无人机

在头顶上的星光里悬停。

怀念与憧憬之间,一片开阔地

是永动机爆发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在永无止尽的瞬间循环。

令人心跳的飞行日志不予记录

那一天将反复到来并被永远期待。


2022/6/4—6/11 周末临时在东冶轴承厂废旧厂房改建的花树咖啡小聚,华未眠、曾令勇、宋光明、陈建、刘泽球、黄啸、张卫东、胡应鹏和我在座。



声音的夏天,或沉默另一面


摊档储存的光不翼而飞

她的尖叫只有河流回应。这分贝

对夜色与不在场者

提起指控。气象台不曾预测

一场疾风骤雨在美女和野兽之间

来去无迹如上帝之手。

他想了又想,只能用“秒变”来描述。

“不会再有一次新大陆了,

在暗淡中哭泣的人,一个泪水之岛。”1

书店倒闭,书去了哪里?动车脱轨

伤亡去了哪里?从劳动仲裁

到诉前调解(相距六个站)

公正去了哪里?癌症降临诗人的命途

诗歌去哪里?……时代的灰

轻轻就覆盖了他一直仰望的天空。

体重计有异,两次读数相减

获得的差额一闪而过,让他大骇:

这小小数据所显示的

难道就是传说中所谓的灵魂的重量?

一条河倒流如铁。

他想咆哮,但怕吓坏笼中鹦鹉

或许这就是他选择沉默的原因吧?


注1:上海一实体书店“开闭开”即将再次关闭,在公号推出启事。读到启事中的这一句,不禁唏嘘,有感于亲人面临的劳资纠纷,遂有此作。

2022/5/28—6/6



联邦茶社和芒种之约


三本诗集堆叠的特殊体态

是他们约定的暗语

虽然事实证明这并无多大必要。

四枚火柴被时间偶然归拢。

伞乃矩形,桌圆且小

在联邦茶社,饶是把座位选在

露天茶座的最边缘但他们

仍然被同一棵树下的邻桌嫌弃

尽可能躲得远远。

未知数组成了可变量集合

舌尖代替手指在试探夏天的脉门。

与两个矛盾指令发出的同时

瓶胆回收天空的热循环。

气温的变化源自地表空气的熵增

凹凸之间,树麻雀摩擦爪子。

谈到某人某事,他们的脚步突然

沉重如铁仿佛盲道

是火柴盒两侧磷浆饱满的硝皮即将

“哧溜”一声迸射出艳丽火花。

平原积蓄的每一滴胆汁

经由对热点事件和敏感词的酝酿

时间将信仰之苦传送到

他早已麻木不仁的口腔粘膜和味蕾。

如今骨头老了,他沉默如铁。

说到割麦,说到插秧

少年时第一次遭蚂蟥叮咬

跑过几条田埂他仍在疯舞和狂吼

斯情斯景,他忍不住笑出眼泪。


2022/6/6 芒种,与孙其安、凡羊、张卫东于苏坡桥茶聚,茶馆名“联邦茶社”。前年夏天,他们也曾在此小饮,对此未曾留意。当时完成诗歌《半个夏天》。斯时,陈子弘在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 : 七律·郊游吟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