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发小阿厚

昆仑(内蒙古) 2022-09-10 原创

家贫也入打工流,常忆当年苦与愁。

东莞出车车撞尾,宁波送货货砸头。

就医药贵钱难垫,追帐人无信不收。

诉状敲门寻法律,终依强制解心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 小园夜坐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