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长风(诗组)

北山 2021-06-15

北山/兰州
 
 
 
1
 
河西的麦芒,准时顶破夏天
 
一场风从河西刮向江南
 
晨起到傍晚,风一直骑在我的背上
 
劫走将要归山的夕阳
 
 
 
一只咆哮的灰山鹰啄破风暴,飞出西域
 
一场风,被文人墨客关进竹笼,四面透风
 
有人呼喊,让山鹰飞回关塞
 
返回家乡寂静的河水
 
 
 
乾隆皇帝擅自造访姑苏美人
 
忘记西域巍峨的山脉,无人把守
 
出土的白纸黑字里
 
挤满了风情万种的风言风语
 
 
 
西出阳关的男人,比大风荒凉
 
操着乡音,紧随骆驼拉长的瘦影
 
回头看见母亲站过的土坡,被大水冲毁
 
一场风,刮干了石头的泪水
 
 
 
丝绸之路上,当年牵着马匹的商人
 
如今,成为坟堆上挤满的荒草
 
他们走了数百年,没能走出西域版图
 
没能返回,看看爹娘临终的模样
 
 
2
 
张掖以东,昆山之北
 
这辽阔的区域,无数驿站挤满无数行者
 
有人在清末大声喊叫,罚站成一尊青铜塑像
 
 
 
几个壮汉途经敦煌,饮下三千亩烈酒
 
阳关大风中奔跑的白骨,无名无姓
 
瘦马驮来的丝绸
 
裹不住一根想念爹娘的骨头
 
 
 
塞外的河水盛满了固体的乡愁
 
青花杯装过烈酒,装过西域沙尘
 
三五雅士,从河西走廊归来
 
动车上,坐疼狂热的麦田
 
 
 
六月大风是一条漫长的大河
 
那些半躺的旅客,充当北方河水
 
通通流向昆山精致的茶台
 
并把一些张姓的白骨抱回祠堂
 
 
 
一个旅者的行囊破了,扬出漫天沙砾
 
大风把黄土高原搬到了江南麦场
 
他们掩埋过多少塞外悲怆的骨头
 
3
 
西去商队,是一列慢行的蚂蚁
 
一只打坐,一只扛起沉重的丝绸
 
一只找不到归途
 
一场大风,蚁巢所剩无几
 
却未能刮走石头荒凉的目光
 
 
 
所有沙漠,只埋下一个人和一匹马
 
大风把白骨埋进丝路乱石与沙丘
 
坟前竖着一把青铜的宝剑
 
指向天边的苍穹
 
 
 
返程的道旁,有无人认领的白骨
 
夕阳眷顾他的前生,镌刻一地墓志的断片
 
一场风,从白骨睁开的眼眶刮向昆山
 
刮进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一次出行,耗尽一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 : 致叶先生
下一篇 : 端午咏叹调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