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落 2022-07-26 网络

步入庭园或置身事外都不能解说一根

竹子的全部

他高过我

能抵达深远的,历史深处

我过于单薄的陈述不足以撑起他辽阔的乡愁

他青绿的山水,在五月的细雨中

勾勒成扁舟或竹简

随雨水荡漾。这是我第几次从他窗外走过而不入

他的世界因此绿得更野

更青春。高过我所在的现代喧哗

我需借用更古老的耳朵细听他抽离了肉身的

箜箜的腹音

那响动,仿佛锦瑟和木笛。我为此而模拟

少年在雨的对饮中-----

和某位跨越时代的诗人重逢

并再次听见他们在这场穿越物种与等级的对谈中

的合唱之声。这美的穿越

如寺庙的钟声,几千年之后继续为我所用

我确认对一根竹子

生出向往心。和他一样

碧绿的叶片在晚风中沙沙清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 : 巴别塔
下一篇 : 夜莺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