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草根的日常杂碎

刘新吾 2021-06-25
●看一个视频,有5位明星,在北京都有四合院。而且,都在中心地带,每平方多在30万以上。从视频图片看,每位明星的院落,都很豪华,堪比王府。解说者感慨,戏子家事天下知,英雄枯骨无人问,这是14亿人的悲哀!要我说,也是一个国家的悲哀,更是一个民族的悲哀。戏子如此牛逼,你让年轻人不追星,行吗!
 
 
 
  ●人民微博:教师拒跟早晚自习,呼吁8小时工制。近日,河北尚义县一位教师在网上发文称,因拒绝上早晚自习,分别被3个校长约谈。但他最终还是坚决拒绝这个除工作时间外的额外要求,并称这个任务如何界定,完全听教育部的!我说:跟了30多年早晚自习,好像早已经习惯啦。可能,这就是被彻底奴化的效果吧!
 
 
 
  ●做梦,陪着两位领导,在一处乡村,视察一个砖厂。这地儿,以前来过,是观摩。这个砖厂,特别大。前些年,是样板工程。砖厂设备,据说是从外国进口,在国内独一无二。然而,偌大一个厂子,一个工人也不见。所有机器,都在休息。应该说,领导来视察,会有人接待的。现在,却没有。我们从西面进,东面出!
 
 
 
  ●两位领导没来过,提出了几个问题,见没人回答,我应了几句。他们却眼睛不看我,当我是空气。有些尴尬,便不再跟着他们,慢慢落到了后面。其实,领导纯粹就是走的个过场,他们才不关心这个砖厂能不能运行。我呢,也是没拿稳自己,没防着讨了个没趣!看着这些设备,有些感慨。这么大摊子,得投多少钱啊!
 
 
 
  ●这个砖厂,没围墙。从东面出来,有个池子,冒着气,水却很清。有人说:这是个温泉,脱砖坯子的水,就用它。就是全国,只此一家。想不明白,既然是温泉,不用来泡澡,脱砖坯子用它,岂不是糟蹋?这么好的资源,实在是浪费啦!大家在池子前稍微停留了下,就往前走了。有个小伙子,拿个本子,让大家签名!
 
 
 
 
 
  ●有人不想签,小伙子解释,凡是到这里来的人,都得签,这是哈数。我在池边逗留,想等大家签完了再说。当然,能混过去最好。想拍照,掏手机,却发现一条腿上的线裤,翻到了外面。咋回事?真是丢人丢到家啦!赶紧翻了进去。又掏手机,衣服袖子又紧的很,怎么也抹不起来。一来二去,大家都走了,赶紧去追!
 
 
 
  ●人民网微博:近日,在北京开往上海的T109次列车上,男子赵某醉酒后行为失控,在车厢中大声吵闹,并用消防锤砸碎了车厢洗手台上方玻璃。赵某称自己喝多了,没事找事,没病找症。最终,赵某因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8日。我说:没事找事,没病找症,自我总结还挺对!看来,他平时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货色!
 
 
 
  ●论坛玩了几年,的确很火。然而,另一个思考,又出现在脑海里。这些评价帖子,论坛若没了,自然也就销声匿迹了。这会儿,正好遇上微博。我觉得,把这些评价帖里的话语,整理一下,不就是一条微博?还有,写微博,也就140个字的片断,叼工摸夫就可以。2.6万盘象棋,若能写出2.6万条微博,该是何等风景!
 
 
 
  ●这一次定位,是在2011年。那一年,断断续续的写,断断续续的发,一年下来,竟积累了20万字。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写微博,最大好处,就是能利用碎片化时间。我社会头衔多,开会也多,一开始写作时,身上、办公室、床头上,都备有小本子。现在有手机了,小本子自然淘汰。碎片化10年,700万字,哈!
 
 
 
  ●700万字,是一道啥样风景,不敢说。但我并不想止步,还想继续往前走。鲁迅先生说: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了工作上了。在写作上,别说天才,我连人才都不是。多少有些自豪的,就是我对碎片化时间管理,现在又延伸到了阅读上。写微博,读名著,此生既然碰上了网络,就该好好珍惜!
 
 
 
 
 
  ●一只豹子,蹲在水边,盯上了1只大水獭。然而,大水獭不是1个,而是一个群体,它们冒出头来,向豹子示威,豹子也只能干瞪眼。在非洲,鳄鱼是很牛逼的所在。太多猎物,只要被它盯上,便是生命的终止。到南美,就不行了。鳄鱼一旦被大水獭盯上,多半会成为它们美食。大水獭,俗称水狗,又被称为水中群狼!
 
 
 
  ●人民微博:有网友爆料,上海一男高中生在女厕安监控威胁女生。男生家长称,孩子没安装摄像头,是用手机拍的。孩子已经知道错了,在警方协调下,两家已达成和解。目前,一家人都在遭遇网络暴力,已经受到了惩罚。律师称,该行为已构成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我说:只能说有啥样家长,就会有啥样孩子!
 
 
 
  ●微信民勤文艺沙龙群里,看到个消息,焦熙生爷去世了,享年86岁。红柳写了首长诗,100多行。读下去,的确是情深意切。之前,红柳给焦爷的小说写过一个评,也细读了,知焦爷者,红柳也!焦爷的长篇《决战黄沙》和《红崖魂》,我都有,还没读完,不想他老人家,就跨鹤归西了。只能默悼,老爷子一路走好!
 
 
 
  ●焦爷一生,当过县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纪委常务副书记、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在民勤,像他这样当官的人,爱好文学,著书立说,还真不多见。我和老人家相识,是在苏武山诗社。当时,并不知道他写小说。这些年,因为个别原因,我辞掉了职务,退出了诗社,就很少见到了。老人家的小说,我必须抽时间读完!
 
 
 
  ●早起,提了油饼卷粽儿和韭菜角角,去乡下看老妈。没出去吃早点,也没给老妈提凉面。昨日端午,油饼卷粽儿和韭菜角角也没敢多提,各两个。徐六早班,准备了酸汤,下午吃酸汤挂面。她吃早点时,煮了鸡蛋,我吃了一个。出门时,没穿外套,但拿了伞。从法院门前走,这边有工程,都围了起来,但行人能过去!
 
 
 
 
一个放字,千般哲理。运用得好,就会使复杂的生活回归简单,纷乱的思绪回归明晰,浮躁的心境回归淡然。
 
 
 
放,作为生存之态,是画龙后的点睛,是深刻后的平和。罗梭说:一个人越是有许多事能够放得下,他就越富有。提得起常被人称道,放得下则更令人赞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