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一鸣惊人的小小说

茅盾 2022-07-11 原创

我时时提醒自己要以严肃的态度和求实的精神去进行写作,但我写出绝大部分作品都是幽默的荒诞的。



1958年初,我们还觉得大多数的短篇小说写得太长,可是以后这种情形迅速改变起来。以“小小说”的名称经常出现于各种报刊上的二千字左右的作品,放射了惊人的光芒。这些小小说的极大部分出于业余作者(包括工人和农民)之手。这是一股新生力量。这些作品反映了总路线鼓舞之下劳动人民的冲天干劲,密切结合生产和中心任务。这些作品一般都闪耀着革命浪漫主义的光芒,都能以银勾铁画的笔触勾勒出生产战线上新人物的风貌,表现了他们的共产主义的思想品质。这些作品以小小说得名,不是偶然的。不仅因为它们短小精悍,而且也因为它们结合了特写(如果我们承认它主要以真人真事为描写对象)和短篇小说(如果我们不否认它以概括为基本方法)的特点而成为自有个性的新品种。




也许有些文学分类的专家不同意我这说法。那么,让他不同意罢。事实会战胜学究气的咬文嚼字。仅就过去半年所发表的这些作品而言,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这些作品的素材是每时每刻发生在我们的灿烂沸腾生活中的真人真事,然而它们又不同于主要根据真人真事的特写。这是比较一下就显而易见的。其一,小小说的故事极简单,有的甚至竟可以没有故事,而只有人物在一定场合中的片段行动。其二,小小说仅以这样的“镜头”却勾勒出人物的风采及其精神世界。从它们的故事并非全然虚构这一点说,它们和短篇小说的创作过程不一样;但是从它们的人物之并非真人的写照而比真人的写照更多些概括性这一点说,它们和一般的特写也不一样。




正因为这样,这些小小说中的佳品比一些长得多而故事也复杂得多的特写具有更深厚的意境,更加耐人咀嚼。




不揣冒昧,我打算说,有一些特写是以采访材料的方法辛勤地积累补缀而成的;作者的为先进事物服务的诚意,是无可非议的,然而,采访者的身份却妨碍作者深入人物的内心。小小说的作者却不是这样。他们是事件的参加者,他们和故事中的人物是朝夕共同工作的,他们在描写人物内心生活的时候,心目中固然有那个人物的模特儿,但是也还有参加这一特定工作的其他的劳动者,甚至还有作者自己的思想情绪交融在内。我以为这是小小说的作者能够抓住一个意味深长的小动作写出典型性的事物和人物的内心生活的缘故。




此外,我还打算说,小小说一般都有简练的手法和生动鲜明的文字,这是我们的民间故事的优秀传统的发展。




正因为这些原因,我们期待着这些小小说的作者们作出更大的成就。从它们身上,我们看出了民族风格的大作品的萌芽。


……


小小说的作者,极大部分是业余的,是第一次写小说的。小小说是群众文艺运动中最适宜于群众业余创作的文学体裁之一。劳动人民本来具有讲故事的才能,随着扫盲工作的进展,小小说像诗歌一样普遍化,将不是太远的事。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又在提高的指导下普及,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劳动人民自己的施耐庵和曹雪芹的萌芽。但是,小小说仍将以特殊的文学体裁继续存在和发展。 


(原载《新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