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诗?

韩林子 2022-07-24 原创

无论是大诗人还是小诗人,无论是真诗人还是假诗人,都自谓诗人。只是他们有高低优劣之分,与天壤之别。

他们的分行文字都叫诗,但很多人未必知道什么是诗。只是依葫芦画瓢,看见好诗学好诗,看见坏诗学坏诗。

就像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坏人学坏人一样。因为世界好人太少,好诗太少,很多人只能学坏诗,始终提高不了自己的写作水平。

那什么叫诗呢?诗是寺之言,意即神的语言。神是有崇高地位的,说话庄严,每一字每一句不是轻易说出来的。

所以,诗不是顺口而溜的口头语言,更不是胡言乱语,而是心灵深处的表达。每一个文字的堆放都有讲究,有它的丰富内涵。

这就需要具备深厚的文学功底与思想文化修养,需要多年的苦练和顿悟。幻想一夜成名,或者写几年就成为一个大诗人,是不切实际的。

如果偶尔有人一鸣惊人,文字受到欢迎,那只是因有天赋而幸运。但能不能成大器,真还不一定。

只能说明是个好材料,可以造就。必须继续努力,学好本领,才可能拿出来一件件精湛的诗歌艺术作品。

但要知道诗人是孤独者,是时代的苦行僧。如果静不下心,耐不住寂寞,最好不要写诗,成不了一个真正的诗人。

即便写了很多诗,获过一些奖励,还出版几本诗集,还是被人当作垃圾,而被扔掉,可能在历史上依然留不下半点痕迹。


诗是语言的寺庙,心灵干净之地,摆放着人类的灵魂。

纵世界满处是滚滚的红尘,不受外界各种因素的干扰,将真善美溢于言表。像含苞待放的花蕾,保持一颗清纯的处子之心。

供奉给它们的,都是新鲜的祭品。就像那些熟悉而陌生的花言与巧语,也许因为奇妙,能一时让人产生极度的兴奋。

只有那些怀着一颗虔诚的敬畏之心者,才能成为语言的法度者,才能慢慢地步入诗歌的大厅,袅起心中的梵音。

这些人才具有诗者的荣耀,才能成为真正的诗人,才能谓之为诗人。他们感觉自豪,但绝不得意忘形。

诗是神圣的语言,不能玷污。但有人拿玷污的文字破坏神圣,亵渎我们传承了几千年的文化神炅。

纵然时代发生了变化,但诗歌依然是语言之花,依然能给我们的心灵世界飘散一缕缕沁人心脾的花香。

诗是心灵的庙宇,语言看似简单而深邃,平凡却伟大。内心有汹涌澎湃的波涛,却显得一脸平静。


最初的诗人是少数圣者,坐在时代的一棵高高的树枝上,静静地守望着岁月,偶尔发出几声清脆的鸟鸣。

伴随时光的枝头飘起的那缕幽幽的清香,振起直入云天的双翅,将心中的想象带入到梦中的远方。

此时,一股清亮的山泉在山涧流动,那是一座寄托情思的大山宽大的内心里,轻轻唱出的深情歌声。

那些美好和祈愿就是诗歌的流水,漫漫流入世俗的尘土里,滋润能够生长五谷杂粮的一个个凡心,从而高尚和美好起来。

诗也就不再为少数圣者所有,通过多种灌入的途径,为更多人掌握,借以教化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一些黎民百姓。

诗就走向大众化,开始伴随欢快的音乐和舞蹈之声,成为都能歌唱的语言,而为人们喜欢。

诗融入到现实的生活之中,变为人们的内心需求,成为人们精神的阳光,这是历史向前迈出的一大进步。

诗歌从此成为文学的源头,从最初那股叮咚叮咚的泉水,逐渐变宽,而为一条文字奔腾不息的河流。

这条奔流不息的江河,不断地蹦出一朵朵浪花,让生活不乏诗意。但人们眼中多是大水,而小小的浪花往往不为人注意。

在 如今“一条大河波浪宽”的文学时代,更多人喜欢那种大合唱,而不注意小提琴般的那种音乐独奏。


诗是内心跳动的那股清亮的泉水和溪流,带着草木的清香而一路向远,极度纯洁而富有朦胧的美感。

诗人就是那座静静的大山,孤独而不寂寞,偏隅一处却豪气冲天。以内心长出的叶子为声色,远眺着喧嚣的人间。

那潺潺流水和涓涓细流,就是诗人内心流出的文字和发出的声音,清亮而甘甜,让人深怀那个美好的祝愿。

我们读一首诗就像摸着一颗清纯而善良的心,而跟着一起跳动,并怀抱着美好,跳回到那个少年。

诗人总是有颗年轻的心,像青青的草木一样,满怀着爱的深情,怒放心中的花朵,张开一张最美的笑脸。

诗人内心里安放着自己喜欢的春天,让语言的叶子四季长青。因而,即便岁月老去,那些文字总让人感觉无比新鲜。

因为诗人的一颗心永远年轻,并能够永远保持自己的那颗童心,而永世不老,总能焕发出青春的容颜。

诗人总像东方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一轮朝阳,总有霞光万道般的一副美好心情。因而,总是那么无比地天真与浪漫。

如果世上缺少诗人,就像大地上缺少草木一样蓬勃向上的精神,天空就会缺少飞唱的鸟儿,心的世界则会荒漠一片。

因为还有诗人,并一直怀揣着那颗初心,人类心灵里还有水,文化的江河才不会干涸,让文明的滔声不断。


诗是一种韵文,是通过真善美表达内心情感的炫舞文字。这种跳舞的文字,具有音乐性和舞蹈性,带着节奏和韵律。

诗有自己的道法,总以深爱的大自然为背景,习惯性地沿着情感的一条小径,轻盈地迈着思绪悠然的小步,而一走三吟。

因此,诗是心灵的舞步,是孤独的灵魂划着一叶小舟,悬挂着那盏心灯,在一片茫茫无涯的苦海里摆渡。

夜空星稀而月明,飘动着那片情感的密云。有时,很想在飞驰的十万八千里外,再化为雨,回到脚下念念不舍的泥土。

成为“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干河”的那位大神,心似江河波涛滚滚,而又让人感觉甚为平静。

是在不动中动,动中不动。似寻常那位简单之人,但气度又不像一个凡人。似云水飘飘,又内心沉稳,神仙般地心平气静。

这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具有的修为,即能从感性到悟性,再到灵性和神性。其实,也只是回到了诗的本真。

很多人脱离了诗的本真,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凑热闹去了。这些人不是真正写诗,不是真正的诗人。

诗是内在的诗性与外在的形式统一, 文字必须深入到心。但很多只穿上诗的外衣,具备诗的外型,写的似诗而非诗。

诗不是人人都可以随心而写的文字,不是人人都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道行很深,也分三六九等。



作者简介: 韩林子,湖北人,60年代出生,70年代写诗,80年代办刊,90年代出版诗集。为纸刊《中华山诗刊》主编,《湖北诗歌》主编,《中国韩氏诗歌》主编,《世界诗坛》主编。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