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沙吹不去的记忆(上)

王明和 2022-09-06 原创

      重温当年记忆,感受穿沙精神,是杭锦人特有的一种思想情感,多少年来,有多少人不停地在追寻、回忆它,在津津乐道地评


述它。

      当你沿着一条柏油马路,驱车驶入茫茫的库布其沙漠时,你眼前的这条路就像一条黑色的巨龙载你时起时伏地飞旋在沙海绿波


之中,如果你是他乡的陌生人,也许你不会为之动容,更不会为之感到欣慰,倘若有知情者随你一路同行,他一定会情不自禁地向


你讲述曾经发生在这里的那些故事。


            困境中的决择


      杭锦旗地处库布其大沙漠的腹地,绵延起伏的大沙丘横亘东西,占去了全旗总面积的一半以上,沙漠像一道天堑把杭锦旗截为


南北两半,北称沿河,南叫梁外。生产、生活在沿河梁外的人们,苦于沙海阻隔,亲戚少于往来,货物难以流通,地缘隔断了亲缘


,也隔断相互的商贸关系。从锡尼镇到东沿河独贵特拉径直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只能绕道而行,即便乘坐小车,单程也得占去近一


个工作日的时间。那时,乘车到沿河下乡,在旗内通行,只有东西两条线可供选择,东线即孔兑沟、图古日格线,西线即锡磴线,


沿西线行进,从锡尼镇出发到西沿河桥头,从桥头途经巴拉亥、呼和木独、永胜、吉日嘎拉图、格更召、沙日召到东沿河独贵特拉


、杭锦淖尔,再从杭锦淖尔沿着图古日格、孔兑沟线回到锡尼镇,按当时的土路里程计算,转一大圈儿,少则七、八百公里的路,


七、八百公里的路差不多需要一星期的车行。




     特别是那些生活在沙区的牧人,深受沙漠之害,饱受沙漠之苦。由于沙漠阻隔,交通受限,一年四季,他们也难得几回外出。


生活方式简单,生活所需匮乏,过着真正的“自给自足"的生活。必要的外出活动,必需的生活用品购置,选择的常见交通方式不


是骑马,就是乘驼。素有"沙漠之舟"之称的骆驼,是牧人极为重要的"骑驾坐轿",偌大的驼掌,踏在沙坡,支撑力惊人,即使


沙丘陡立,骆驼也能照样稳步前行,不会出现行人那样向前走一步往后退半步的现象。因此,骆驼是沙里牧人的最爱,它不仅充当


着他们重要的交通工具,而且宽长的驼背本身就是他们通向前方移动的道路。

      当然,因为风沙的原因,行人常有迷路绕路的可能。人们外出往往不能按计划行事,一天的行程需要走两天,有时甚至是三天


,也曾有永远返不回来的悲剧发生。因此,每每出行,人们都要备上额外的人畜所需。

     在沙漠深处生活着的蒙古族老牧民,几乎跟外界没有什么往来,偶尔见到过往的客人会感到稀罕、亲切,主动热情向你打招呼


,一声“赛拜哪"(你好)的问候,顿时像一股暖流通向你的心田。

     1994年,我被借调到旗"社教办"即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办公室工作。记得是9月22日深秋的一天,我随同旗委宣传部张荣华部


长下乡到沙漠环绕的赛音乌素苏木,直线距离不到百公里的路程,绕道而行,一路坎坷,一路颠簸,走了大半天的时间,临近傍晚


时分才赶到。当我们乘坐的212吉普车停靠到苏木办公室门前的时候,见有一群约20人之多的围观者自发地走到我们的小车前,边


笑脸相迎,边把好奇的目光聚集到了小车上,有的还伸手轻轻抚摸车身,他们中可能多是居住在苏木政府附近的牧民和干部家属,


或许也有少数苏木职工,我被他们见少识寡到纯朴而幼稚可爱的程度而深深的感动,从他们对客人稀罕,对小车稀奇的那种感觉中


,我看到了社会生活的另一面,我心里在想:这就是当下生活在沙区的牧人啊!这一幕,是沙漠牧人生活的一个缩影,给我人生留


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

      面对身处困境的广大农牧民群众,杭锦旗旗委、政府历史地肩负起了为民排忧解难,帮民摆脱贫困,带民走上富裕、幸福之路


的重任。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杭锦旗的历届旗委、政府就把改善民生问题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加以考虑,付以实施,通过


开挖南干渠、农户搬迁、建设锁边林、牲畜改良、倒场放牧、异地调运粮草、土地率先承包改革、打井上电、围封草牧场、強化生


态环境建设等多种形式或途径,想方设法改变农牧民的生产、生活条件。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杭锦旗党委、政府在进一步调查研究、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找出制约杭锦旗经


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因素在于"亏在水上、慢在路上、误在电上、穷在工上”,进而提出了"水当家、路先行、电启动、工致富、科


教兴旗"的工作思路。在加强以路为先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开始谋划全旗工业的发展,大胆整合化工资源,组建起了旗内第一


个集团公司,即亿利化工建材集团公司,这又为后来争取国家投资建设穿沙公路找到了另一条重要的依据和理由。



     也就是在组建亿利化工建材集团公司的前后,兴建穿沙公路的设想就已开始在一些旗领导人的头脑中萌发,这个设想不可不谓


大胆,这个目标不可不谓鼓舞人心,它的建成,可以打破杭锦旗东沿河与梁外自然分闭的历史格局,不仅能方便梁外沿河两地人们


的生产、生活,促进东沿河独贵特拉、杭锦淖尔、沙日召与沙区赛音乌素、图古日格、白音乌素、白音补拉与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锡尼镇之间的相互联系与交流,也能使穿沙公路通过黄河奎素浮桥与巴盟乌拉山下的国道、铁路相连,为地处沙漠的亿利化工生产


输入原料输出产品提供便利的交通条件。

      要想富,先修路,已日益成为全旗广大干部群众的共识,但能不能在库布其沙漠中修一条大通道出来,却引发了一场旗内大范


围的争论,就旗领导层的意见也不尽一致,有的赞同,有的反对,有的保持中立,争论的焦点在于沙漠的天荒能不能破,路修成功


了,大家自然皆大欢喜,如果失败了,劳民伤财的责任由谁来承担?它不仅会带来巨大的债务包袱,也会给后人留下骂名。而且,


事实上在号称"死亡之海"的库布其沙漠修路通道无异于是重大的冒险,大风沙一夜掩埋一个户子,一年掩埋一个村庄不是神话传


说,而是真实的存在。当时有一种较为现实的观点,认为在大沙漠中修路,治沙防护是一项非常繁重艰巨的任务,其投入远远大于


修路本身,凭借杭锦旗连饭都吃不开的财政,是无力承受得起的。这样的争论时而风起,时而波平,断断续续持续了几年的时间,


但争论归争论,广大干部群众对兴建穿沙公路,改变现状,摆脱困境的决心和信心没有动摇。在旗主要领导看来,修好穿沙这条公


路是当时最大的民生工程,即使负出代价,甚至是牺牲,也是值得的。

     在旗委、政府的统一领导和布署下,旗分管领导组织有关乡苏木、旗直部门开始专题调研,认真细致地开展穿沙公路建设前期


系列性工作,包括公路选线、勘测、评估等。

     1993年5月,旗交通局作为先行部门,成立了勘测组。勘测组由交通系统的7名业务技术骨干和一名苏木蒙古族干部、一名电视


台记者组成,时任交通局副局长白富华同志任组长。

      勘测组成立后,首先开展的是穿沙公路的选线定位,勘测组走访、召集当地熟悉情况的人士了解情况,会同有关乡苏木、旗直


部门讨论实施方案,并在征得旗委、政府意见后,最终确定穿沙线路为锡尼镇一一白音乌素苏木一一独贵特拉乡。

     1993年6月16日,作为先遣队的勘测组一行徒步进入了库布其沙漠,他们穿越荆棘林、沙柳地、沼泽滩,流水渠、大沙丘,一


路挺进,像唐僧西天取经一般,经历种种艰难险阻。不过,与唐僧取经不同的是,白局长没有白马可骑,他们赶着一头小毛驴,驮


着测量仪、测量绳、测量尺、木桩子和必备的饮用水,一步一个脚印,缓缓向前推进。



      夏日的库布其沙漠热浪滚滚,气温可达摄氏50度以上,在这样严酷的高温下作业,其煎熬程度可想而知。他们头顶似火的骄阳


,脚踩灼热的明沙,从头到脚,如入烤箱,汗流不止;有时,还要面迎昏天暗地的大风沙的袭击,眼里有揉不尽的沙子。整日在沙


里穿行,最难忍耐的不仅是炎热,口渴难忍才更难忍,尽管每天出发前,他们都要在大小水壶上装满饮用水,但每天都要节约着用


,把剩余的水留到最需要的时候,当岀现危机时,他们就用沙哑的歌喉,唱起"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


语录歌曲来给自己加油打气。

       勘测组一行见苦不叫苦,遇累不喊累,有难同当,有苦同吃,团结协作,奋力拼搏,拉绳子的、打木桩的、把仪表的、扛塔尺


的,举红旗的、摄图像的、牵驴带物的,大家各尽其责,没有一个掉队,他们把对事业的忠诚融进了热情的的沙漠,把探索者的脚


印留在了荒秃的沙漠,把“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的雄心壮志唱响在了寂静的沙漠!

      经过半个多月的沙里奋战,勘测组一行胜利地完成了穿沙公路全线的初次勘探,形成了一个有定向、有测图、有评估的可行性


研究报告,标志着穿沙公路的雏形正式出炉。

      杭锦旗旗委、政府高度关注先行部门交通局的先行工作,当穿沙公路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摆放在工作案头的时候,旗领导的


眉头却紧锁了起来:建设的方案虽然有了,但建设的资金从何而来呢?

      在当时,这样一个庞大的建设项目,没有一定的资金做铺垫,是无法招人开工的,即使有人去做,也会因资金到不了位而影响


工程进度,形成半拉子工程,势必导致今天推平的道路,明天又被沙埋的现象出现,真是无米之炊,难以下厨啊!

     经过旗委、政府一班人的认真研究讨论,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上面,积极争取上级和国家的投资。旗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带领


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多次到盟、自治区、国家有关部委申请立项工作。

     杭锦旗是国家级贫困旗县,这是争取穿沙公路建设投资的一个重要的机遇。当时,国家的西部大开发战略还没有开始实施,基


础设施建设资金只能通过扶贫的渠道争取国家的投资。于是,旗委、政府要求旗扶贫办牵头,进一步完善穿沙公路建设方案,重新


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项目名称改为"锡乌(即锡尼镇至乌拉山)扶贫开发公路建设“。

      1995年12月,伊盟交通局派公路工程设计院小陈工程师走进库布其沙漠进行了穿沙公路的第二次勘测。这次的勘测全程乘坐"


202沙漠王"小车,旗扶贫办的小高司机是开车穿越沙漠的高手,他载着勘测人员,在大漠深处爬上飞下,升腾跌宕,纵横几十公


里,上演了一幕幕令人惊恐万分的惊险大片。后来,当回忆起这一情景的时候,工程师小陈仍带着几分紧张的神色绘声绘色地说:


"小车创下了飞越8米的记录,荡气回肠的惊险场面像电影《007》中的特写回放。"

     杭锦旗穿沙公路建设申请立项,得到了上级党委、政府以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通过扶贫渠道争取到了国家和地


方的投资,为穿沙公路的开工建设解决了关键性的难题。1996年4月13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刘明祖在杭锦旗考察期间,在听


取了旗领导和亿利集团负责人有关穿沙公路建设问题的汇报后,感动地表示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要积极支持穿沙公路建设,并鼓励


、叮嘱杭锦旗早开工、早修通,为民造福。会后,刘明祖书记随兴挥毫题写了"思想解放天地宽"七个大字,赠送给了杭锦旗旗委


、政府。兴致之余,刘书记受邀,还为正在试办的《杭锦报》题写了报头。我作为《杭锦报》的发起人、创办者,看到大书记的亲


笔墨迹,内心感动不已。

     1997年6月16日,是一个大喜的日子,难忘的日子,杭锦旗穿沙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在施工现场,即穿沙公路55公里处,举行


了简单的没有锣鼓喧天、没有彩绸飘动的开工仪式。随着"轰轰"的礼炮声起,四支工程队的推土机,挖掘机、装载机及运输车辆


,排成一字长队,依次进入了各自承包的地段,正式拉开了穿沙公路建设的战幕。

     1997年6月16日这一天,正好是穿沙公路开启勘测之行4周年的日子,经过几年艰苦不懈地努力,旗委、政府终于下决心在困境


中作出了最后的决择,大漠变通途目标的实现,将迎来杭锦旗开发建设的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万人治沙大会战


     锡乌穿沙公路全长115公里,需要穿沙而建的路段为50多公里,南起白音乌素苏木北,北起独贵特拉乡村南。50多公里的沙段


超出了库布其沙漠平均宽度的十多公里。1997年当年的建设任务就是要开通这一50多公里的沙上砂石公路,实现年底通车目标,并


在穿沙公路两侧织上防风固沙网,起到护路保路作用。




      路基路面的推挖铺设从6月中旬就已开工,截止9月底,大部分的路段即可上道过车,主道旁边还建有辅道,便于施工和运料车


辆进出,因为沙里没有粘土,路基路面的沙石粘土都要从外面运入,几百台车辆昼夜不停地忙碌在沿线。

    在沙上修路跟水上架桥、山上凿壁相比要容易得多,工程难度最大或者说仼务最繁重、艰巨的是在道路两侧建"防风墙"、织"


沙障网“,它事关穿沙公路建设能否成功,挡不住风沙袭击,道路就会被大流沙吞噬,必然导致前功尽弃,这也正是人们担心、关


注的焦点,也是旗决策层久久未定,犹豫不决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了切实建设和保护好穿沙公路,旗委、政府的领导未雨绸缪,在施工前、施工中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准备和应急工作。首先


是研究制定防风固沙的地上工作措施,根据伊盟林业局林业调查设计队的规划设计,最直接有效的应急办法就是在道路两旁的沙漠


上围建沙柳挡风墙和网格障。1997年的任务是根据沙漠危害程度设置宽窄不同的防护屏障,迎风面宽度平均为350米,最宽处达


500米,背风面宽度不少于50米。50多公里长的沙段依次由小沙段、大沙段、特大沙段组成,其中特大沙段不到20公里,当穿沙公


路治沙大会战首战告捷,回首远望,道路两侧纵横交错的方格沙障像一条长长的褐色花纹的纱巾如飘如拂地披在库布其的肩上,使


荒漠换了新颜。

      栽植沙障的材料主要来自阿门其日格乡等地的沙柳,也有穿沙公路沿线农牧民车载人背来的沙蒿和植物桔杆。旗地方公路段组


织了350多辆大小机动车负责运输沙柳。当会战开始,随着旗直单位、部门上千名干部职工相继进入工地施工后,沙柳出现了供不


应求的现象,一些停工等候的单位不得不率先下手争抢,也有的单位职工抢先搬几梱沙柳过来留作备用。公路段见状,不得不增加


运输车辆和加班加点来保障沙柳的供应。

      旗委、政府在制定实施防风固沙地上工作方案的同时,也在不失时机地开展着“地下工作”。不仅要在地上“栽下死的“,还


要在地上"种上活的",要让道路两边绿起来,活起来,使躺着死着的沙障变成站着活着的哨兵,从而确保穿沙公路的"长治久安


“。



     为了实现这一美好的愿景,扶贫、水利等部门开始在沙漠中寻找地下水源。经过几处探测,穿沙公路77公里、79公里、82公里


处,都有丰富的地下水源,且水质良好。在机井探测开钻的同时,沿路两侧的32眼流沙井也挖成告捷。1997年7月,喷灌配套工程


完工,9月16日,库布其沙漠水井喷灌试喷成功,有效解决了沙丘地势不平难以灌溉的困难,进而为下一步在穿沙公路周围实施飞


播,绿化沙漠提供了保障。

     难则兴邦,穷则思变,这是实践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工作和生活在杭锦旗这一贫困地方的广大干部群众多少年来,不甘落后


,不辱使命,不屈不挠的奋斗着,坚持不懈的探索着,艰苦的环境锻炼了他们的意志,也增长了他们的本领,有的领导干部简直就


是一个地方、一个行业的专家。达木林同志曾是当时分管农牧林水的旗委副书记,是一个当地成长起来的干部,他熟悉地方情况,


善于总结经验,勤于思考问题,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他就多次提出了"治沙与致富"、"修路与治沙”、"找水与播绿"等系


列问题。1995年他曾写过一篇题为《依水傍路机械化是振兴杭锦旗经济的战略选择》的调研文章,在我看来,他的一些理性思考和


现实观点,不仅对促进当时农牧业生产发展,促成穿沙公路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就是拿到今天,对于做好我旗的一些工作仍有可参


考的价值。

     防风固沙的地上措施推出了,种树种草的地下水源找到了,公路实现通车的目标也在预期之中,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工作是组


织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的力量完成治沙护路任务。杭锦旗的领导们丝毫不敢、也不能放松绷紧在自己头上的这根弦。

     1997年9月23日,杭锦旗委、政府联合印发了《关于动员全旗力量开展锡乌扶贫开发公路两侧治沙绿化大会战的决定》。《决


定》明确会战时间为10月6日至10月20日。要求参加大会战的旗直部门单位和有关乡苏木的职工干部每个人完成3亩栽植沙障的任


务,并要求参加会战的有关乡苏木的农牧民每个人完成0.3亩栽植沙障的任务。9月29日大会战指挥部组织召开了全旗治沙绿化大会


战动员大会。

     1997年10月6日,首次大会战如期开始。

     6日上午,杭锦淖尔乡的5000多位农民、机关干部职工,独贵特拉镇5000多位农民、干部职工、师生,像两路先行大军,浩浩


荡荡地率先开赴会战现场,载有自带劳动工具、沙障材料、食品饮料的数百辆三轮、四轮车一同驶来。

     紧接着,沙日召、赛音乌素、图古日格、巴音补拉、白音乌素、阿色楞图、浩绕柴达木等苏木的上万名农牧民群众和旗苏木两


级2000多名职工干部陆续进入各自的会战点。

     这时,几十公里的穿沙公路两侧,已布满了作战的队伍,沙头上红旗招展,便道上车辆穿行,阵地上人潮涌动,有背的、有扛


的、有抱的、有弓背铡栽子的,有弯腰植沙障的......那浩大的人民战争场面非常壮观,极像电影《淮海战役》中的镜头,遗憾只因


天不作美,风沙作障,遮挡了人们的视线,难以留下精彩巨照。

     10月20日,第一次治沙大会战结束,会战期间,亿利集团公司派来了600多名员工,塔然高勒乡派来48名民工一同参与了会战


。第一次大会战共计出动2万多人、机动车辆8700多台次,栽植沙障1.2万亩。大会战成功后,旗委、政府决定再用两年时间,开展


春秋两季治沙绿化大会战。

     1998年4月5日,15000多名农牧民、机关干部职工、解放军、民兵、学生再次开赴战场,打响了第二次治沙绿化的大战役。下


至7岁的孩童,上至78岁老人自愿参与穿沙大会战,图古日格全苏木1500多口人,有430人参与了战斗。彩旗上的宣言,横幅上的


誓词,表达了参战者战天斗地的意志和决心。

     在会战期间的4月10日,杭锦旗委政府在赛音乌素苏木政府会议室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有来自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自治区和伊


盟新闻单位的30多名记者参与了发布会。听了旗领导的情况介绍,看了会战现场的情景,记者们无不为之感动。

      第二次大会战如期完成任务。6月2日,50多公里长穿沙公路沿线首次进行了飞播,在死的沙障里播种下了绿色的希望。

     1998年秋季造林季节,旗委、政府及时召开了第三次穿沙公路治沙绿化大会战动员大会。

     这又是一个关键之战,不仅要巩固好一年来治沙护路的成果,更要在大沙段扩大和增强防护范围和设施,确保穿沙公路再次安


全过冬。

     10月14日,旗直机关104个机关单位和沿线乡苏木镇的上万民农牧民群众和干部职工来到穿沙公路进行第三次治沙绿化大会战


,集中1万人治理1万亩特大沙段。

     1999年,是穿沙公路建成通车,治沙护路目标开始实现的第三个年头。在4月4日召开的全旗生态建设扶贫攻坚动员大会上,旗


委、政府部署了第四次穿沙公路大会战的任务,明确提出"宁可不栽,不可不活”的严格要求。

     第四次大会战发动3万多人参加,包括113个旗直机关和9个沿线苏木乡镇农牧民及干部职工,利用20多天的时间,分区块,完


成11多万亩的人工造林任务,分别种植了杨树、柳树、沙柳、甘草、羊柴、樟松、沙棘、紫穗槐、红柳等。在种植和养护两个方面


强化管理措施,从选苗、种法、浇水、防护等各个环节严格把关,确保种活见绿。

     1999年10月18日,是穿沙公路黑色路面工程改造完工、通车剪彩仪式结束后的第十天,旗委、政府又召开会议,做出部署,要


求开展三年最后的一次即第五次治沙绿化大会战。

     10月20日第五次大会战开始。会战的第一战区在锡乌穿沙公路以外的位于巴杭线东沙拐子之间20多公里的穿沙线路上,由吉日


嘎朗图镇、独贵特拉镇、杭锦淖尔乡上万名农牧民完成了栽植沙障的任务;第二战区在锡乌穿沙公路的特大沙段,由旗人武部组织


官兵和基干民兵完成了沙障修复和扩展任务;第三战区在大沙漠边缘和沙丘之间的湿地处,由全体机关干部职工完成万亩"植绿扩


绿”任务。10月25日,大会战结束。

      经过三年五次的万人大会战,共设置沙障4.7万亩,人工造林25万亩,飞播45万亩,封沙种草面积逐年扩大,顶住了风沙的猖


狂,还荒漠一片绿色的铺垫,将穿沙公路一线建成了绿色长廊。

     在五进库布其的战役中,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人物和事迹,留下了许许多多感人肺腑的故事。





     曾记得,有的牧民从几十里以外的沙区背着行李,带着干粮和工具来参加会战;有的家庭把老人和孩子托付给亲戚朋友,夫妻


双双同赴战场;有的带着三四岁的孩子,顾不得照应,任其在沙滩上嗷嗷哭叫;有的70多岁的老人,不听儿女劝阻,决意到工地上


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有的职工自己脑偏瘫在炕上,硬是把在二中读书的儿子叫回来替他完成任务;有的单位的领导刚做完胆结石手


术没几天,缝了14针的刀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好,就奔赴一线指挥;有的女领导丢下刚做过阑尾切除手术的丈夫和生病的女儿按时进


驻了工地;有的指挥员接到亲哥病危的消息,忙于应战,没有离开岗位,直到兄长去世,作为三弟的他才不得不回去见兄长最后一


面;有的干警接到会战命令,急急匆匆从外地出差赶回,连家也没顾上回去看一眼,就归队与战友们一同登上了参战的大卡车;有


的牧民住在简易的帐篷,寒冷难眠,半夜就起身到工地上背沙柳热身取暖;有的施工人员没地方睡觉,就睡在屋里地上、室外车上


;有的因为炕小争抢不到睡觉的地方,商定统一时间入睡,六、七个人站起来同喊"一、二、三“,然后一齐躺下,否则,有人就


无法挤进去;有的单位的干部职工在会战中、会战后留下了美丽动听的传说:某单位的女领导,因脸被晒黑,不敢上镜头,推让地


避开了记者的采访;某单位的男士们,嘴唇起皮起泡吃不进饭喝不下水,涂上了女同事的口红膏当药用;好些单位的帅气小伙子都


被吹晒成黒脸大汉,回到家中竟让妻子认不出来;有的个体老板看到一群蒙古族小学生参与其中,感动地拿出几百元钱,让他们买


零食吃买水喝;有的地方的农民把用鸡蛋换回来的育好的树苗,无偿地送到了工地;有的苏木,一个嘎查146户人家,每户捐献一


只羊出来,送给奋战一线的单位职工改善伙食......

     正是有这些广大干部群众的积极参与、无私奉献、大力援助,才最终取得穿沙公路建设的胜利,在库布其筑起了一道沙漠长城


     历史是不会忘记的,英雄的杭锦儿女们的这些感人的事迹、动听的故事必将载入史册,留在风沙吹不去的大漠。


(未完待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